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24 祠堂敬茶起風波(求月票)

124 祠堂敬茶起風波(求月票)

    124 祠堂敬茶起風波(求月票)

    府上的祠堂一般是不允許姨娘進去參拜的,而侯府歷代嫡子嫡孫的正妻牌位,都是要進祠堂享用后人供奉的香火的。睍莼璩曉

    韓氏作為這一帶侯爺的正妻,她的牌位自然是供奉在祠堂里的,而韓式牌位的旁邊,一個還沒有描上名字的牌位,正是留給喻安平的,至于小韓氏,便是日后抬了繼室,也不可能與喻安平死同穴。

    小韓氏看著上邊韓氏的牌位,心里便恨的不行,直想上去將韓氏的牌位扯下來踩上幾腳,可是她不敢,不由自主的咬緊了牙根。

    “甘嬤嬤,現下就讓小韓姨娘全了禮數,暫且請下娘親的牌位。”喻闌珊先是跪拜了先祖之后,這才起身交代甘嬤嬤。

    甘嬤嬤前幾日原本被喻闌珊神神秘秘的派了出去,可是甘嬤嬤一知道小韓氏要進門了,生怕喻闌珊吃了什么悶虧,這才趕了回來。

    聽了喻闌珊的吩咐,甘嬤嬤對著韓氏的牌位叩拜后,這才幾步上前將牌位取下來了,甘嬤嬤兩手托著一塊黑漆靈位,上面描著“第五代威武侯喻安平妻韓氏之位”,赫然便是韓氏的靈牌。

    甘嬤嬤將牌位取了下來,小心翼翼的捧在胸前,坐在琉璃和玉髓搬來的太師椅上,等著小韓氏過來奉茶。

    玉髓親自將熱茶端到了小韓氏的跟前,小韓氏明明知道,只要自己進了侯府,就會有向韓氏奉茶這一天,可是那時她以為自己這個平妻好歹算個妻,不管是繼室給主母奉茶,還是姨娘給主母奉茶,雖然行的都是妾氏禮,但是卻和姨娘給主母奉茶的意思不同。

    原先小韓氏還在想,當她給韓氏奉茶的那一天,一定要得意的在心里暗暗的說,韓氏,你不是威風凜凜嗎,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嗎,如今我這個庶女便頂替了你的位置,你母親害死了我娘,你母親欺壓了我一輩子,我就要一樣一樣的在你兒女的身上討回來。

    可是現在她算什么,一個妾,卻還要在韓氏的面前低頭,她小韓氏怎么能甘心。

    小韓氏看著面前那盞冒著熱氣的茶,和那喻闌珊特意為她準備的扔在地上的錦墊緊咬著牙關,面色直發青。

    喻闌珊看到小韓氏的臉色,心里冷笑不已,可臉上卻帶著笑意道:“小韓姨娘,你這是怎么了,高興壞了嗎,娘親都等著急了呢。”仙城之王

    被喻闌珊這一叫,小韓氏這才從自己的情緒中醒了過來,強忍著心里的恨意,強笑道:“是啊,沒有當會有這么一天呢。”

    小韓氏說完,沒等喻闌珊再催促,便深吸了一口氣,步履款款的緩步走上前,穩穩的在錦墊上跪了下去。

    喻闌珊看她對著韓氏的牌位跪下了,解恨的笑了笑,示意玉髓將手中的茶盞遞給小韓氏。

    小韓氏也算能屈能伸的主,既然跪都跪了,又怎么可能不將那盞茶奉上。

    看到玉髓端來的茶盤上熱氣騰騰的茶,小韓氏伸出手去端,可是不知怎的,小韓氏突然覺得一種不好的感覺劃過心頭。

    就在小韓氏結果茶盞的瞬間,便突然感覺到手中的茶盞滑不溜秋的,還燙得很,頓時小韓氏心里便有了譜,看來這茶盞是故意給她預備的呢。

    喻闌珊看到小韓氏伸出的手,就要碰到茶盞了,心里別提多興奮呢,只要她接了那茶盞,卻沒穩穩的端到甘嬤嬤的手上,在她的手中摔了,那么不敬主母的罪名,算是就按到了小韓氏的頭上。

    甘嬤嬤捧著韓氏的牌位,心里也隱隱的期待看到小韓氏摔掉茶盞的精彩大戲,眼睛亮亮的滿是期待。

    可是事情卻出乎意料的變了樣,小韓氏竟然穩穩的端起了茶盞,雙手捧至頭頂,樣子極為恭順的道:“婢妾請夫人用茶。”

    小韓氏抬起頭看著甘嬤嬤,眼里的挑釁不言而喻。

    甘嬤嬤原是韓氏的陪嫁,自然也是看不上小韓氏的,小韓氏從沒認為這事是喻闌珊能做的出來的,在小韓氏的心里,喻闌珊就是一個蠢貨,這樣的事更像是甘嬤嬤鬧出來的。

    可是她們都忘了,小韓氏可不像她們幾個一般,便是喻闌珊跟前的丫鬟,都是沒做過粗活的,手上細皮嫩肉,嬌貴的很,可是小韓氏從小就被扔到了莊子里,下面的下人知道小韓氏不遭待見,更是死命的使喚她,劈材挑水,什么粗活她都做過,手上早就生了一層厚厚的繭子,便是那水燙的很,小韓氏也能強忍著拿上一拿。狄仁杰斷案之鎏金綠度母像

    甘嬤嬤不是沒有看到小韓氏眼里的挑釁,那茶盞便是甘嬤嬤強忍著接了,可是那茶她是不敢喝不下嘴的,自然不好去接,若是在自己的手上摔了茶盞或是不喝那茶,那就是故意苛待小韓氏了。

    看到小韓氏越發明亮的得意的目光,甘嬤嬤怒氣上涌,伸手便接過了那茶,正在甘嬤嬤剛剛接過來的時候,突然聽到琉璃“哎呀”一聲。

    小韓氏此時心里的警惕性非常的高,以為甘嬤嬤還要出什么幺蛾子,自然被琉璃發出的聲音吸引的回了頭,也就是這會功夫,玉髓趕緊將盤子端了過去,讓甘嬤嬤放下。

    琉璃看甘嬤嬤那邊放下了茶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適才好像看到一個黑影,估計是眼睛花了。”

    小韓氏疑惑的看了看琉璃,也沒有說什么,可等到她回過頭來,看到甘嬤嬤已經放下了茶盞,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坑了。

    不過小韓氏也沒有氣餒,畢竟這場較量沒分出高下。

    喻闌珊看到小韓氏和甘嬤嬤眼神的交流,故作好人的上前,道:“小韓姨娘快起來吧,今晚還是小韓姨娘的洞房花燭夜,說不定爹爹已經回去等姨娘了呢。”

    喻闌珊一邊說,一邊故作曖昧的笑了笑。

    小韓氏不愿現在就得罪的喻闌珊,又真怕喻安平已經回去了,便道:“闌珊就是愛打趣人,倒是這祠堂里陰涼的很,你身子單薄別著了涼,我們回吧。”

    甘嬤嬤將韓氏的牌位請了回去,聽了小韓氏的話道:“姨娘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小姐是小姐,奴婢是奴婢,小姐的閨名姨娘是不能叫的,姨娘要稱小姐為小姐或者四小姐才是,再有,小姐是主子,咱們是下人,我們這詞可不能用到主子身上。”

    小韓氏聽了甘嬤嬤這話,簡直要氣的背過氣去,鐵青著臉剛要說什么,就聽喻闌珊道:“嬤嬤莫要對小韓姨娘這般嚴苛,小韓姨娘一時還改不過口來,等過些日子自然便知道了。”

    甘嬤嬤看著喻闌珊,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道:“小姐說的是,奴婢記下了,這三日便讓小韓姨娘適應一下好了,可若是日后再犯,便要家法伺候。”

    喻闌珊笑了笑,道:“多謝嬤嬤了,闌珊自會提醒小韓姨娘的。”貓行天下

    喻闌珊這話算是將小韓氏的退路都堵死了,小韓氏胸口硬生生的憋住了一口氣,差點被氣的暈了過去,卻不好明著說什么,只陰沉的看了甘嬤嬤一樣,也不再開口,就跟著喻闌珊等人退出了祠堂。

    回大房院子的這一路上,喻闌珊便一直在同小韓氏說府里的規矩和人事,不過說的最多的還是二房的事,什么自從韓氏去了之后,便是曹氏一直管家了,什么二叔父喻安方待人最親善了,什么父親和兩個叔父只有二叔父是文官,原來還給二嬸嬸送簪子和珠花了。

    喻闌珊天上一腳地下一腳的說著,像個沒心機的小孩子,再加上甘嬤嬤在一旁時不時的皺眉,想要打斷喻闌珊的話,小韓氏更是拉著喻闌珊說個不停,似乎是想從喻闌珊的嘴里套出點什么話來。

    可惜小韓氏聽了那許久,最后得出的一個結論就是,二叔喻安方比自己的夫君喻安平對待自己的妻妾最好,便是他院子里的姨娘,都過的比一般人家里的正妻舒坦。

    甘嬤嬤一同跟著,小韓氏沒能主動問出喻闌珊點什么東西來,小韓氏雖然有些遺憾,但是對于曹氏這個不好相處的妯娌的事能多指導一些,小韓氏也覺得不算白浪費口水。

    正當小韓氏思緒翩翩的時候,又聽喻闌珊道:“外院的宴席應該也快結束了吧,二叔父定會是最先回來的,三叔父肯定要喝個痛快等三嬸嬸派人去催問呢。”

    喻闌珊一邊說一邊笑,似乎這話也不過是說著玩而已。

    小韓氏也沒覺得怎樣,也就隨便敷衍了一句。

    這時喻闌珊突然停下腳步,道:“對了,闌珊還有樣東西給小韓姨娘的,這里離著我的臨湘院也不遠,姨娘回去也是順路,姨娘還是自己回吧,派個丫鬟跟我去取趟東西。”

    喻闌珊這話自然不是讓小韓氏選的了,小韓氏也聽得出來,看了看跟著的蕓香和秋荷,道:“那就讓蕓香同五小姐走一趟,秋荷隨我回去好了。”

    小韓氏會讓蕓香同自己走一趟,喻闌珊一點都不奇怪,聽了小韓氏的話,點了點頭道:“那好,姨娘回吧。”

    喻闌珊說完便帶著人往臨湘院那邊去了,余光瞥了一眼滿眼精光的蕓香。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浙江11选5技巧 微信 北京28 加拿大28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 天津11选5中奖规则 今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一定牛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门好运彩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看第几期 鑫科材料股票行情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十一运夺金个人见解 安徽11选5最新开奖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安徽快3形态走势图一彩经网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