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56 闌珊成人及笄禮(一更求月票)

156 闌珊成人及笄禮(一更求月票)

    156 闌珊成人及笄禮(一更求月票)

    喻闌珊說到這兒,饒有興趣的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這丫鬟的臉色,道:“至于這個,一并留下吧。愨鵡琻曉”

    喻闌珊這話一出,幾個牙婆子都愣住了,就連那個小丫鬟也愣住了。

    喻闌珊自打看到這個小丫鬟那么奇怪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這個小丫鬟的相貌同喻闌珊竟然有六分相像。

    對于這個問題,喻闌珊也不知道怎么是好,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同自己的樣貌有六分相似的丫鬟,她應當留下才好。

    按說喻闌珊的決定是正確的,這個丫鬟若是被有心的人看到買了回去,怕是喻闌珊日后就要有理不完的煩心事了。

    喻闌珊總共留下了七個丫鬟,沈晏然送來的雙胞胎姐們兩個,分別被喻闌珊賜名輕云,輕風,被提成了二等丫鬟,剩下的分別叫做錦春,惜夏,暮秋,憐冬,而那個同喻闌珊模樣相似的丫鬟,被賜名妙影,意思自然是寓意她這模樣太妙了,像是喻闌珊的影子一般,這五人同被喻闌珊訂下為三等丫鬟。

    二門陳媽媽的丫鬟也在同一天被喻闌珊提了上來,賜名碧柔,為二等丫鬟。

    喻闌珊轟轟烈烈的買丫鬟的事情總算是過去了,她十五歲的生辰也緊跟著就要來了,而那場在喻闌珊及笄禮上的陰謀,也要隨之而來了。

    這日是喻闌珊十五歲的千秋,今日天公甚是作美,已經陰雨連綿了數日的京都,今日一大早就放了晴,讓滿府上的人都說四小姐是有福氣的。

    今日一大早,臨湘院的丫鬟婆子們就來給喻闌珊磕頭了,旁的院里的雖然比臨湘院的要晚一些,卻也是滿院子絡繹不絕的腳步聲連綿起伏。

    喻闌珊是威武侯府唯一的嫡女,她的及笄禮自然得到了全府上上下下的關注,一大早的喻老太太就派了檀香和丹桂過來,甚至連韓老太太,都早早的遣了身邊的周嬤嬤過來幫襯著。

    不過韓老太太心里到底是為了喻闌珊,還是為了讓所有來府上的人都知道,威武侯府的嫡女喻闌珊,是她韓老太太的外孫女,喻闌珊就不知道了。

    喻闌珊早上才一起來,就被琉璃等人帶進了浴房。

    整個浴房里水汽彌漫著,空氣中夾雜著各種花香,甚是好聞。

    喻闌珊坐在浴桶里,浴桶的水面上漂浮著一層各式各樣的花瓣,喻闌珊的腦子還沒有清醒,就被琉璃和玉髓兩人將她弄了進來,開始喻闌珊還迷迷糊糊的昏睡著,等到了現在,喻闌珊就有點覺得坐不住了,便對琉璃道:“琉璃,不能再泡了,再泡下去我這身上都要起褶子了,快服侍我出來。”

    玉髓聽了喻闌珊的話輕笑了一聲,一邊又勺了一勺熱水添注到桶中,一邊道:“小姐,您可是不能出來的,老太太特意吩咐過,得讓您在這花水里泡上三回,這是按照及笄禮的規矩來的,如今還差一回呢,您就再忍一會。”

    喻闌珊聽了玉髓的話,這才想起來,及笄禮是真的有這樣的規矩的,喻闌珊無法,只得忍著了,一般同琉璃和玉髓說這話,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一邊聽著外頭她新挑上來的丫鬟們個個忙碌的走來走去,里里外外的收拾,和促使丫鬟婆子們燒水,提桶的聲音。

    在喻闌珊的催促下,玉髓總算是讓喻闌珊泡完了最后一回的水,喻闌珊這才能從浴桶里出來,等喻闌珊起身的時候,只覺著腿都軟了。

    喻闌珊在琉璃和玉髓的攙扶下,從浴房里走了出來,琥珀趕忙拿了帕子過來,扶著喻闌珊坐下,給她絞干頭發。

    喻闌珊穿著一身金紅絹質的中衣,等頭發差不多要干了,這才由著硨磲過來,給她換上了今日要穿的早就準備好的禮服。

    梨花青雙繡輕羅長裙,裙擺上的雪色長珠纓絡拖曳于地,天水綠綾衫上精心刺繡的纏枝連云花紋,襯著喻闌珊的面色越發的紅暈,讓喻闌珊已經有些張開了的小臉更是明艷動人。

    喻闌珊試好了衣裳又脫了下來,這衣裳不是現在能穿的,還要等到禮成后才能正式穿上,這會兒她不過是試試新作的衣裳合不合身而已。

    琉璃向來穩重,但是想到今天是自家小姐的大好日子,總怕有誰做的不夠好,讓喻闌珊的及笄禮上出現了一點瑕疵。

    “今兒個可是小姐的及笄禮,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千萬不要出了差錯,不然我可不饒你們。”琉璃雖然說這旁人,但是她自己都有些穩不住心神來,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今日要有什么事情發生。

    “琉璃姐姐放心,咱們定然不會出一點差錯的,小姐的大日子,我們怎么可能懈怠。”硨磲猜到琉璃心里是有些緊張的,一邊給喻闌珊梳著頭發,一邊說道。

    琉璃聽了點了點頭,并沒有再說什么,倒是喻闌珊聽了兩人的話,不知為何笑了笑。

    硨磲在鏡子里見喻闌珊好端端的笑了,便問道:“小姐笑什么?”

    喻闌珊從鏡子里看著硨磲道:“不過是覺得今日是這一輩子里的大日子,希望能順順利利的罷了,就是怕天不從人愿。”

    硨磲聽了喻闌珊這話,也笑了笑,道:“小姐可不是想多了。”

    硨磲的話說完,喻闌珊并沒有再開口,而是就著鏡子開了一眼滿屋子的丫鬟。

    等全都收拾妥當了,喻闌珊便換上一身上玄下紅色的冕服跪在東房里,這是及笄禮上的規矩,喻闌珊前幾日雖然已經操練了好幾回的了,但今日還有覺得有些受不住,心里也不免有些緊張。

    門外,或緊或慢的腳步聲時而響起,喻闌珊一邊聽著,琥珀一直在喻闌珊的身旁守著,琉璃在外面張羅,玉髓和覓云,則外院內院來來回回的跑了好多趟,去給喻闌珊打聽著今日那些個夫人太太的來了,喻安平又同喻清逸又在外院招待著哪些男客們。

    喻安平因著這幾日才從兵營里回來,而喻闌珊又忙著學習及笄禮上的規矩,除了去喻老太太那里請安外,就沒見過喻安平了,根本不知道喻老太太同喻安平,給自己請的正賓會是誰。

    一般來說,正賓都要是請德才兼具的長輩為佳,喻闌珊并不知道會是誰,但是以威武侯府的地位,想必請來的人也不會錯了的,至于贊者,應該是喻闌珊的姐妹或者好友來充當的,可喻闌珊并沒有什么閨中密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姐妹除了喻闌慧和喻闌雙怕是不會有其他人了。

    不過喻闌珊知道,這贊者的人選,還是喻闌慧的充當的可能性大,喻闌雙的膽怯樣,又是個庶出的庶出,想必喻老太太是不會讓她出面的。

    上一世因著韓氏去了,喻安平在外征戰,喻老太太在家廟不肯回來,喻闌珊的及笄禮,根本就是簡單的辦辦,說白了不過是走個過場,根本沒有那么多的規矩什么的,所以今日喻闌珊還是多少有些緊張的,況且今日又豈會是簡簡單單的就能過去的。

    喻闌珊胡思亂想的時候,覓云突然又跑了進來,氣喘吁吁的道:“小姐,您簡直是太有面子了,等到了明日,整個京里肯定知道您的及笄禮竟然來了皇子。”

    喻闌珊聽了覓云的話,心里并沒有起什么波瀾,而是淡淡的問道:“是三個全來了,還是只來了一個?”

    喻闌珊這話倒是讓覓云一怔,而后趕忙道:“二皇子,五皇子和九皇子都到了,就連裕親王世子和睿親王府的三少爺也都到了。”

    喻闌珊心想也是這樣的,還沒說什么,就聽到外邊優雅的古曲響起,喻闌珊知道,這是及笄禮正式開始了。

    東面的臺階位喻安平筆直的站在那里,用他渾厚的像是在操練將士一般的道:“今小女行成人笄禮,喻某多謝各位賓客的到來,先下小女成人笄禮正式開始。”

    喻安平說完,頓了頓,對立面的喻闌珊道:“闌珊,出來拜見各位賓客。”

    喻闌珊聽到喻安平的話,立即起身走了出來,微低著頭向南面來觀禮的賓客們行揖禮,而后才面向西的方向跪坐在她的席位上。

    接下來應該是贊者要給喻闌珊梳頭了,喻闌珊這時太抬起頭來,沒先到這才一抬頭,看見的贊者不是喻闌慧,更不是喻闌雙,竟然是裕親王府的小郡主沈環姝。

    沈環姝見喻闌珊看向自己,調皮的沖著怔住的喻闌珊眨了眨眼,而后才拿起篦子給喻闌珊梳頭,適當性的梳了幾下,這才將篦子放到席子的南邊。

    喻闌珊還沒被沈環姝這個贊者的驚喜反應過來,就到了正賓該上來的時候了。

    這么多人看著,喻闌珊是不能左顧右盼的,不然會失了身份,喻闌珊聽著有人引導著正賓在東階下盥洗手拭干,而后小步輕挪的腳步聲,這才在喻闌珊的身邊響起。

    喻闌珊這才看到正賓的樣貌,更是讓喻闌珊頓時就目瞪口呆了。

    ps:菇涼們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小棲家不是網線掉了,而是小區里的電纜突然出了問題,小棲的稿子沒有存上就斷了電,沒能在凌晨更新實在抱歉。今天小棲會提前將月票90的萬更碼出來,下午還有更新,但是小棲要現碼字的說,菇涼們要等一等了~~多謝菇涼們的體諒~~么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上证指数和深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快3下载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电视走势图 幸运快3微信群 000983股票行情 云南快乐十分准网遗漏 天津11选5预测分析 甘肃快三预测专家 海南环岛赛彩票玩法与开奖 体彩七位数预测专家 广西快三实时开奖 体彩七位数和值走势图 北京pk10免费计划在线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金额 股票中的k线图怎么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