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59 硨磲院內遭暗殺(一更求月票)

159 硨磲院內遭暗殺(一更求月票)

    159 硨磲院內遭暗殺(一更求月票)

    沈昊宜前腳說要進宮面圣,后腳沈晏然就道:“等一下,小爺我還有話要說。愨鵡琻曉”

    沈晏然這話一開口,眾人的目光就都聚到了沈晏然的身上,沈晏然理也不理旁人的目光,徑自對喻安平道:“侯爺,我有要事同您相說,借一步說話。”

    沈晏然說完,沒等喻安平反應過來,就拉了喻安平就走,等喻安平回過神兒來的時候,兩人已經躲開眾人一段距離了。

    喻安平見沈晏然今日,并不像以往那般流里流氣不著調的樣子,況且適才他還是幫了自家的大忙的,便收起了以往對沈晏然的輕視,道:“沈三公子有話但說無妨,本侯聽著便是了。”

    沈晏然聽了喻安平這話,道:“侯爺,小子是想同您說說……”

    沈晏然一邊同喻安平說著話,喻安平一邊不時的向喻闌珊等人看去,讓沈昊繁和沈昊宜等人摸不著頭腦,不過這并不代表沈昊天不知情。

    沈昊天看著沈晏然這般積極的模樣,不覺暗笑了幾聲。

    等沈晏然同喻安平兩人說完話之后,就見沈晏然一副極其痛快的模樣,而喻安平卻是鐵青著臉,讓喻闌珊看在眼里甚是好奇。

    沈昊宜見兩人說完,又道:“堂弟這會兒應該沒話要說了吧,若是沒話說了,那我可就要走了。”

    沈晏然笑米米的點點頭,道:“堂兄事忙,小弟就不打擾了,請,請。”

    沈晏然一副主人家的派頭,似乎這會兒卻是著急讓沈昊宜等人離開了。

    沈昊宜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疑惑不解的看了沈晏然一眼,便對沈昊繁道:“二皇兄也請吧,一道同本皇子進宮面見父皇。”

    沒等沈昊繁說什么,沈昊宜又道:“九皇弟同晏遠堂弟,晏然堂弟一起吧,父皇問起來也好做個見證。”

    沈昊宜這話才說完,沈晏然就道:“我還有事,若是皇叔召見再說吧,小爺我走了。”

    沈晏然說完,看了喻清華一眼,有向喻闌珊的方向一瞥,便轉身離開了。

    沈晏然走了,可沈昊天幾個還在,沈昊天與沈晏遠兩人對視了一眼,而后沈昊天道:“五皇兄既然開了口,而我同晏遠又是見證人,便一起走一趟吧,二皇兄,哎……”

    沈昊天的話沒說完,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口氣里無非就是對沈昊繁的惋惜。

    沈昊繁知道自己這次失算了,但是單憑沈晏然的片面之語,是根本就治不了他的罪的,他無非就是這次算計喻闌珊同沈昊宜不成,這次不行還有下次。

    若說沈昊繁原先還對喻闌珊有好感,那么今日之后也就沒了,沈昊繁用那雙陰郁的眼睛掃了喻闌珊一眼,心里暗道:喻闌珊,你既然不能得我所用,那么你就讓整個威武侯府陪你一同下陰曹地府吧。

    喻闌珊看到沈昊繁那讓人后背發涼的目光,心里就知道沈昊繁這次吃了的虧,定要算在她的頭上,這等陰險之人若是真的坐上了皇位,就算她真的是他的枕邊人,怕是到時威武侯府得不到什么好處不說,反倒是會傾巢之下不附完卵的。

    喻闌珊暗自慶幸,還好她認識了沈晏然,還好這次有他相幫,否則她這輩子完了不說,就是威武侯府也會跟著受牽連的。

    好在,他們還有后手,這一次,定然不能讓沈昊繁翻身。

    所有閑雜人等都離開了,滿院子的人,瞬間只剩下喻安平,喻清華和喻闌珊同她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們。

    喻闌珊擺了擺手,道:“沒你們的事了,該回屋歇著的回屋歇著去,值夜都也會去值夜,今日大家的表現我十分滿意,回頭每人到琉璃那里多領一個月的例銀當做獎賞。”

    喻闌珊的話才一說完,滿院子的丫鬟婆子頓時就驚詫了,她們可是什么都沒做的,最多不過是瞪了硨磲一眼,就是這樣也有獎賞?

    許多丫鬟婆子們都在想,若是方才借機罵上硨磲幾句,說不定這會兒還能多拿幾個月的例銀呢。

    不過若是她們真的如此,恐怕得來的也不是喻闌珊的獎賞了。

    “奴婢(老奴)多謝小姐賞賜。”眾丫鬟婆子們聽了喻闌珊的話,趕忙跪倒在地,異口同聲的道。

    喻闌珊笑著叫了起,這才擺了擺手讓她們都退下。

    喻安平默默的看著做事賞罰分明,游刃有余的喻闌珊,不禁默默的感慨,怕是這么多年是自己的疏忽,讓她同喻清逸兄妹倆吃了不少的苦頭,所以兩人才這么早就學會了這些。

    就在喻安平的嫡女及笄禮的這一日,大兆的常勝將軍威武候,竟然無故生出了想要急流勇退的想法。

    喻闌珊自然不知道喻安平的想法了,而是等眾丫鬟婆子們都退了下去,這才低下頭,看著適才跪在沈昊繁跟前的硨磲。

    喻闌珊以為自己會說什么的,可是她的心里竟然是那么痛。

    喻闌珊不是沒有給硨磲機會,適才在玉髓找借口退下的時候,喻闌珊就一直在等,等硨磲趁著最后一個機會將這件事說出來,可惜,硨磲最終還是讓她失望了。

    喻闌珊的心里還是自私的吧,所以看著一直跪著的硨磲,竟然半分惻隱之心都沒有生出來。

    硨磲知道自己的主子正在她的背后看著她,但是這會兒,硨磲似乎像是被人點了穴道一般,一動不動的跪在原地,沒有撲到喻闌珊的腳下向她求饒,也沒有說一句半句解釋的話。

    喻闌珊心里頓時冷然了,最后看了一眼硨磲,而后對喻安平道:“父親,祖母還在前面等著我們呢,我們還是先回去的好,不然她老人家會擔心的。”

    喻安平聽了點了點頭,“也好,清華,咱們一道回去吧。”

    “是,大伯父。”喻清華遲遲不走就是有話要同喻闌珊說,但是喻安平既然叫道了他的名字,他也不好強留下,只得應道。

    喻清華說完,就聽喻闌珊道:“琉璃,玉髓,同我回前院去,輕云輕風,你們兩個留在這里。”

    喻闌珊說完看了喻清華一眼,示意他他要說的她已經知道了,讓他放心。

    喻清華接到喻闌珊的眼神,立刻會意,趕忙跟在喻安平的身后離開了。

    喻闌珊也轉身就走,沒有同硨磲說一句話,琉璃聽了喻闌珊將輕云和輕風兩人留下了,就知道別看喻闌珊理都不理還跪著的硨磲,但是喻闌珊的心里還是放心不下硨磲的,不然不會還留下人看著硨磲的。

    琉璃雖然知道喻闌珊留下輕云輕風,但是卻不知道喻闌珊留下這兩人的真正含義,喻闌珊還有話沒有問硨磲呢,她怕硨磲會被人滅口,不然也不會留下這兩個會功夫的了。

    硨磲一直聽著喻闌珊離開的腳步聲,等到滿院子都安靜的再無半點聲音,她才癱軟在了原地,這時的硨磲已經淚流滿面,卻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來。

    輕云和輕風兩人雖然被喻闌珊留下了,但是卻沒有全都留守在硨磲的身邊,而是一個在硨磲的幾步外,一個隱匿了行跡藏了起來。

    輕云看著距離自己幾步外,無聲的痛苦著的硨磲,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輕云打心里就是看不起硨磲的,輕云同輕風兩人從小就沒了爹娘,在外面乞討了好幾年,才被沈晏然給買了下來,不但教她們姐妹倆讀書認字,還派人教她們功夫,在她們的心里,沈晏然就是她們的主子,她們做不出背主的事情來,也看不慣背主的人。

    輕云越看硨磲越覺得厭惡,轉過身就向旁邊走了幾步,就在這時,一支響箭突然就向著硨磲飛射而來。

    ……

    喻闌珊等人回到前院的時候,這邊的人已經被喻清逸和喻老太太一道安撫了下來,眾位賓客見喻安平同喻闌珊一道出現了,兩人臉上的表情也還不錯,也就暫且相信了喻老太太同喻清逸解釋說是五皇子看錯了的話。

    及笄禮到了這時也算沒了什么可看的,適才這些人留下,說白了也不過是來看熱鬧的,但見現在沒有熱鬧可看了,也就紛紛告辭回府去了。

    賓客們是離開了,但是不代表喻闌珊就能輕松下來了,本來這一天的規矩就讓喻闌珊有些受不住了,偏巧還有這么多的事兒等著她來解決。

    喻闌珊頭一項的問題就是,怎么同喻老太太等人解釋那玉佩的事。

    遐齡院里,喻老太太在首位上坐著,喻安平在喻老太太的左手邊上,下面喻闌珊跪在兩人面前的墊在上。

    喻老太太和喻安平不問,喻闌珊也不開口,三人就這般僵持著,最后還是喻安平沉不住氣了,問道:“闌珊,你自己說,那玉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喻闌珊心里微微嘆氣,而后回道:“回父親的話,那包袱里的玉佩,就是闌珊的。太后娘娘召闌珊進宮那日,闌珊已經知道那玉佩在二皇子手上了,這才央了人,想去做個一模一樣的來。”

    喻老太太這時插了嘴問道:“你去求了是沈家三少爺?”

    喻闌珊還沒來的及回答,就見丹桂從外邊急匆匆的跑了進來道:“老太太,侯爺,宮里來人了,說是召四小姐即刻進宮。”

    ps:晚上還有一章5千字的說~離月票110就還差一張哦,菇涼們就看乃們的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出啥号 上海十一选五是国家彩票吗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说明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 高信誉时时彩平台 宁夏11选5前三走势图 秒速快3彩票网 双色球开奖官网 股票入门书籍 093七乐彩中奖号 快乐10分钟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湖南体彩网幸运赛车 贵州快三走势图表 福彩3d开奖近3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