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68 夜半屋里的男聲(萬更齊,求月票)

168 夜半屋里的男聲(萬更齊,求月票)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168 夜半屋里的男聲(萬更齊,求月票)

    168 夜半屋里的男聲(萬更齊,求月票)

    沈晏然一聽喻闌珊說昨天出事了,臉色一變,適才調笑的樣子頓時全都不見了,道:“怎么回事,難道人沒有抓到?”

    沈晏然倒是自信的很,相信那人聽說喻闌珊要將硨磲放出去,定然會來的,但是沈晏然卻沒想到,回是這樣的結果。ai愨鵡琻

    聽了沈晏然的話,喻闌珊還沒說什么,倒是輕風的臉色變了,沈晏然一見,立即問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喻闌珊見沈晏然著急了,趕忙道:“是這樣的,確實如你所說,我昨個白日里到祖母的院子放出了話,說硨磲愿意將事情告訴我,并且求祖母放了她,晚上那人就忍不住動手了,但是沒想道,來了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姨娘,而是我祖母院子里的一個大丫鬟。”

    沈晏然聽了喻闌珊的話,也詫異了一下,問道:“怎么會這樣,那人呢,可有抓到,有沒有審問出來什么?”

    喻闌珊一聽沈晏然這樣問,臉色更是難看,深吸了一口氣,這才道:“人是抓到了,但是她卻死了。”

    “死了?”沈晏然驚詫了。

    喻闌珊點了點頭,道:“死了,她是巫毒寨的人,輕風她們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抓到人,誰知她咬舌自盡了。”

    沈晏然一聽到巫毒寨這三個字,頓時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巫毒寨的人不是全都澆滅了嗎,若我記得沒錯,這功勞還是你威武侯府的。”

    喻闌珊聽到沈晏然這么說,愣了一下,半晌才反應過來,為什么巫毒寨這幾個字她聽著這般熟悉,那是他們威武侯府的老侯爺,喻闌珊的祖父曾經帶兵清繳過的寨子。

    當年巫毒寨橫空出世,以毒物聞名天下,一度在江湖上鬧的血雨腥風,連帶著讓朝廷都坐立難安,幾次派人清繳卻連連以失敗告終,最后還是威武侯府的老侯爺自告奮勇,親自帶兵前去。

    那時候喻老侯爺正到了不惑之年,正是因為走了這一趟,在巫毒寨外吸了有毒的瘴氣,這才大傷了身子,但是卻也一把火將巫毒寨燒了個干干凈凈。

    “難道她們是來尋仇的?”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想了想,突然說道。

    沈晏然聽了這話非常不解,對喻闌珊問道:“她們?你指的是哪個她們?”

    喻闌珊下意識的向門口看了一眼,輕風倒是不等喻闌珊開口,就到了門口守著去了。

    喻闌珊這才對沈晏然道:“我懷疑,昨天抓到的那個已經死了的丫鬟檀香,與云墜是姐妹倆,她們怕是全都是出自巫毒寨的。”

    沈晏然聽了這話皺了皺眉,問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闌珊你怎么會這么認為?”

    喻闌珊看著沈晏然,道:“直覺,而且我今日聽祖母說,檀香原來不是孤女,而是家里遭了難,同姐姐失散了,似乎姐妹倆個被賣掉了,后來檀香存了些銀子就滿處托人打聽她姐姐的情況,說是被賣到一戶人家但是人卻死了。”

    沈晏然聽了喻闌珊的話,也有些猶豫,但是還是反駁道:“可單憑這幾句話就斷定云墜和檀香是姐們兩個,似乎有些武斷。”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有些懊惱的道:“我自然也知道這樣很武斷,所以才急著找你。”

    沈晏然輕挑了一下眉毛,道:“難道,你是想……”

    沈晏然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喻闌珊卻已經明白了,喻闌珊點了點頭,道:“是,我就是這個意思。”

    沈晏然想了想,道:“這個主意倒是可行,但是就是不知云墜能否受的住,我怕萬一她再受了什么大的刺激,怕是日后就很難醫治好了。”

    喻闌珊聽沈晏然這樣說,也猶豫了一下,但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喻闌珊還是道:“不管怎樣我都要試一試,若是我猜的沒錯,說不定云墜根本就沒有瘋,而是裝瘋。”

    “這不大可能吧,我已經找了大夫給她醫治,大夫說她確實有些瘋癲的癥狀。”沈晏然說到這頓了頓,又道:“難道她是裝瘋?”

    喻闌珊點了點頭,道:“如果我猜的沒錯,她確實是檀香的姐姐的話,出自巫毒寨的人,她就是會裝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畢竟巫毒寨里的人最擅長就是擺弄毒藥了,她若裝瘋一般的大夫查不出來也是正常。”

    沈晏然聽了也覺得有理,又道:“既然你覺得此時可行,那邊如此好了,今日晚上,我就帶人去接你出來,順道將檀香的尸體一道帶出來。”

    喻闌珊點了點頭,道:“好,那便這樣好了,晚上我等你。”

    “放心,我自會安排妥當的,但愿你們府上的事情能早些完結了,我也好讓母妃派人到你們府上去提親,你如今都已經及笄了,我若不再快一些,萬一被人訂走了,我還得上人家門上去鬧著讓人家退親,哎,那我的名聲豈不是要更壞了。”沈晏然握著喻闌珊的手說道。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臉上就是一紅,害羞的道:“誰說要嫁你了,什么提親不提親的,你羞是不羞。”

    沈晏然聽了這話就笑了,“當然是你了,闌珊你放心,等你府上的事情都解決了,我立刻就去提親,一定讓你風風光光的嫁到睿親王府。”

    喻闌珊臉上又是一紅,這回卻是沒有反駁沈晏然的話。

    ……

    喻闌珊回到威武侯府之后,先是同喻老太太那邊通報了一聲,便趕忙回了臨湘院。

    上一次沈晏然大晚上的將她帶走,喻闌珊就很擔心了,這一次她一定要提前布置好才行。

    喻闌珊回到臨湘院里,晚膳只隨意的用了一口,就推脫說在外面待得久了,身子有些乏,要早早睡下。

    琉璃等人雖然有些奇怪喻闌珊怎么好端端的身體就不舒服了,但是卻不曾懷疑什么,趕忙給喻闌珊鋪好了床,伺候喻闌珊睡下。

    “琥珀,今日是你當值,小姐睡的早,說不定晚上會醒過來,你晚上可別睡得太沉了。”琉璃伺候喻闌珊卸了妝換了衣裳就要離開,正好見到在隔間里鋪床的琥珀,就隨口吩咐了一句。

    琥珀一般將自己鋪蓋弄好,一邊道:“放心,我絕不會睡實的,小姐若是起夜我會伺候好的。”

    琉璃聽了這才放心的離開了,可是琉璃卻熟不知,她這般好心的提醒,倒是壞了喻闌珊的事。

    喻闌珊在琉璃出去后,便起了身,靜靜的坐在窗前,等著沈晏然的到來。

    不知過了多久,喻闌珊都有些支在桌上打盹了,才聽到窗子被小心的推開的聲音。

    喻闌珊頓時驚醒過來,朦朧的眼睛看向正打開窗子的沈晏然。

    喻闌珊才睡醒的目光,甚是討人憐愛,讓沈晏然恨不得狠狠的親上一口。

    然而,沈晏然這般想的時候,也就這般做了。

    沈晏然才一從窗戶外面跳進來,就一個閃身躥到了喻闌珊的跟前,在喻闌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吧唧”一聲,親了喻闌珊的小嘴一口。

    喻闌珊才醒過來,腦子還有些混沌,直到沈晏然微冷的唇貼到了她的唇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沈晏然給輕薄了。

    喻闌珊頓時惱了,道:“你這個沒正經的,平日里怕是凈干些偷香竊玉的事情吧,不然怎么做的這般流利。”

    沈晏然嘿嘿一笑,道:“闌珊這話可說錯了,這可不叫偷香竊玉,這叫光明正大。”

    喻闌珊瞥了沈晏然一眼,道:“沒個正經,行了,別貧嘴了,正經事要緊,你是自己來的?”

    喻闌珊一想到正事,腦子漸漸的明白過來,看了沈晏然的身后一眼,卻沒看到有其他人,詫異的想,沈晏然不會是想自己去被檀香的尸體吧?

    喻闌珊的想法沈晏然自然是不知道的,聽到喻闌珊的問話,沈晏然道:“這里可是你的閨房,我怎么能隨便讓別的男子進來,人自然是帶了的,你將硨磲的房間指給我便好,我自會讓人去處理。”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頓時覺得有理,自己的房間怎么能隨意讓別的男子進來呢,倒是她一時忘了。

    “硨磲的房間,就在旁邊那個小院子里,左邊第三間,輕云在旁邊住著,輕風也守在那里,你的人若是去了,可別因為不認識鬧了誤會打起來。”喻闌珊生怕自己忘了囑咐一句,就惹出什么事端來。

    沈晏然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放心,自然不會出差錯了的。”

    喻闌珊點了點頭,就見沈晏然又從窗子將大半個身子都探了出去,似乎是同外邊的人交代了什么,好一會兒才有轉回身子來。

    “好了,人已經去了,是帶著輕風和輕云兩人都知道的密令的,你放心便是了,等他們安全離開了,咱們再離開。”沈晏然一邊轉過身,一邊道。

    就在沈晏然轉過身的時候,一不小心袖口就掃到了一邊的花架子。

    喻闌珊一看到立刻就要叫出來,可是她看到時已經晚了,還好沈晏然的動作迅速,發現自己帶到了東西,一翻手就拉住了花架子。

    只聽“吱”的一聲,花架子雖然沒被碰倒,但還是卻發出了一聲不小的響聲。

    喻闌珊和沈晏然聽到這聲音,兩人頓時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會再弄出什么動靜來。

    隔間里的琥珀,聽到了屋內似乎有動靜,猛地從被窩里坐了起來,支起耳朵想聽一聽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可是她聽了好半晌都再沒有聽到有什么聲音。

    正當琥珀以為自己做夢幻聽了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了屋里傳來男子的聲音。

    “還好,還好沒倒……”

    “你就不能小心些,毛手毛腳的……”

    琥珀一聽著女子的聲音,很快便反應過來是喻闌珊的聲音,可喻闌珊的屋子里竟然有男子,喻闌珊不但不尖叫,甚至還同那男子認識。

    琥珀原先就是懷疑過喻闌珊晚上私會男子的,不過是一直沒有證據罷了,雖然她幾次發現自己在晚上關上窗戶的時候,在窗戶格子上做了記號,而轉天早上就都不見了,但是琥珀還是頭一次這么清楚的聽到喻闌珊同那男子的對話。

    琥珀頓時覺得心里一陣寒意,私會,她家小姐竟然與人私會,她家小姐可是還沒有嫁人的,若是被人發現,或者日后被夫君發現她不貞的話,那連帶著她這個貼身伺候的丫鬟都會落上一個知情不報的罪名來。

    琥珀頓時慌亂了,這可怎么是好?

    就在琥珀猶豫的時候,突然聽到屋內開窗子的聲音,似乎是有人從窗子里向外走。

    琥珀雖然很想起身過去看看,但是又怕被人發現,只好強忍著不敢動作,甚至連呼吸聲都放緩了,等到屋里一點聲音都沒有了的時候,這才偷偷的起了身。

    ……

    喻闌珊再一次隨沈晏然來到春暖閣下面的地牢,仍舊是過來看望同一個人的,那就是云墜。

    這一次喻闌珊過來,明顯看到云墜所在的石屋整潔了許多,而云墜身上的衣物也是被換過的,就連她身上,因為之前用刑所弄出來的傷口,都被一一包扎好了,正如沈晏然說的,他是找了大夫給云墜看過傷的。

    這回,喻闌珊不用沈晏然說,便將自己隱在了暗處,從另一間可以看到云墜所在的屋里情況的地方,細細的觀察了云墜一番。

    不過讓喻闌珊失望的是,便是云墜不知道有人在暗中觀察她的時候,她也是一如既往的行事,似乎真的是瘋癲了一般。

    但喻闌珊轉而一想,既然檀香都是會武功的,那云墜說不定也是會的,指不定她早就知道自己在暗中看著她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沈晏然很快就將喻闌珊的想法給否決了。

    沈晏然是親自試探過云墜的脈象的,根本就不像會武的樣子,不過這樣倒是讓喻闌珊更加安心的用她的招數了。

    云墜仍舊抱膝坐在墻邊,石屋里安靜的很,就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到,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陣聲音,傳進了云墜的耳朵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股票涨跌数据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查 如何知道极速快三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 广西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现场开奖 云南快乐10分前三推算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11选5专家杀号 什么叫期货配资 辽宁快乐12近1000期走势 安徽快三是官方开奖吗 11选五吉林走势图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858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