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79 意料之內風浪平

179 意料之內風浪平

    179 意料之內風浪平

    李千昂吞吞吐吐了半晌,最后還是答了個“是”字。愨鵡琻浪

    按說賈太后這般問,就已經是很出格的了,一個大家小姐的名聲多么重要,有男子傾心于哪家的小姐,本是件正常的事,所謂一家女百家求也是這個意思,但是誰也不會這般明目張膽的在大庭廣眾下說出來啊,況且,還是個剛剛被賜了婚的小姐。

    眾人的目光在李千昂答出那個“是”字之后,就通通向喻闌珊看了去,再加上李千昂帶著愛慕的目光向這邊看過來,惹得眾人都竊竊私語,甚至還有人說喻闌珊不守婦道。

    不守婦道?她還沒嫁人呢,哪來的婦道要守?

    “哦,果然是威武候的千金,看來威武侯府上的小姐果然是個出挑的,不但我們的五皇子中意,睿親王之子中意,就連今年的新科之秀也中意的很,皇上,你看是不是要讓他們來個文武會友,誰勝出了就將喻小姐指給誰。”賈太后帶著一股說不出是什么表情的笑意,對沈瀚澤說道。

    喻闌珊聽了賈太后的話,頓時心里生出一股惱意來,賈太后將她推到了風口浪尖,還想弄個什么文武會友,這根本就是想毀了她,若是著三人同時放棄了,那她這輩子就別想嫁出去了。

    喻闌珊的猜想正是賈太后心里所想,既然沈昊繁不想娶喻闌珊了,與其讓她嫁給旁人,不如讓她老在家里的好。

    正是因著這個,賈太后才同二皇子,連帶著李千昂三人想出了這么個法子。

    但是沈晏然和喻闌珊,就真的沒有預料到嗎?

    就在賈太后的話說完,喻闌珊就帶著神秘的笑意看向喻闌慧,喻闌慧只覺心里一陣發涼,還沒等反應過來什么,就見喻老太太站起了身,對沈瀚澤和賈太后道:“皇上,太后娘娘,李公子雖然與我們府上的小五無意中見過一面,但是李公子卻從未有上門提親,如今突然在大殿上說出這種事情來,定要給我威武侯府一個公道,不然我們府上的其他小姐還怎么嫁人。”

    喻闌慧一聽喻老太太的話就懵了,曹氏也懵了,正要站起來開口說什么,就聽喻闌珊幽幽的道:“二嬸嬸可說話可要慎重,欺君之罪可是要滿門抄斬的。”

    曹氏一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硬生生的僵在了那里。

    喻闌慧則是一臉死灰,她雖然對李千昂卻是有些好感,但是自己喜歡和被別人推出去可是兩碼事,她從沒想到過,喻老太太竟然會就這般犧牲了她。

    賈太后的話說的很明顯,句句話將那繡像指向喻闌珊,但是喻老太太一開口,就有意無意的將喻闌珊給挑了出去,還推出了府上其他的小姐。

    這不得不讓眾人也多想一下,賈太后擅自將人家的私有物品拆看來看不說,還一句話就指到了威武侯府的小姐身上。

    雖然李千昂承認是威武侯府的小姐,但是威武侯府上,可不是只有喻闌珊一個小姐,李千昂都沒有說出他看上的人是誰,賈太后就安到了喻闌珊的身上,連想到二皇子幾次想娶喻闌珊不成,眾人都將賈太后這般的做法,看做了是對人家小姐的憤恨。

    喻老太太這話說出口,也算是給了沈瀚澤一個臺階,讓他下旨讓三個男子奪一個女子,其中還有他的兒子和他的侄子,這不是昏君才會做出的事情嗎。

    沈瀚澤想到這兒,臉色也變了變,不過卻沒等有人看出,就恢復了原樣,沈瀚澤對喻老太太道:“老太君稍安勿躁,還是讓朕來問一問才是,若是李大人真是對府上的五小姐有意,這樁婚事由朕多做次月老也是無妨的。”

    喻老太太本就是想要保全喻闌珊,聽到沈瀚澤這般說,自然不會多做計較,趕忙道:“如此臣婦便多謝皇上了。”

    沈瀚澤點了點頭,示意喻老太太坐下后,這才看向李千昂,問道:“李愛卿,既然話都說到了大殿上,還不趕緊將話說明白了,讓大伙猜來猜去的,若是也同昊宜一般晚了一步,那可是要抱憾終身了。”

    沈瀚澤話里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就是在警告李千昂不要說錯了話。

    李千昂聽了,趕忙道:“皇上,臣明日就請了官媒到威武侯府上向五小姐提親,臣一直沒有先去是怕自己委屈了五小姐,這才……”

    李千昂的話沒有說完,便停住了口,但是他話里的意思卻是說的很明白了,那就是他看上的的確是威武侯府上的五小姐,而不是嫡出的四小姐。

    李千昂的話說完,賈太后和二皇子兩人就統統都變了顏色,只有沈晏然和喻闌珊兩個都暗地里微微的勾了勾唇角。

    其實適才就是沈瀚澤不提點李千昂,李千昂也不會說出是喻闌珊,而是說出喻闌慧的名字的。

    那日睿親王府賞花宴,沈晏然本想給直接了解了李千昂的,但是卻被喻闌珊給攔了下來。

    喻闌珊會那么好心留下這個渣男?她可不會忘了上一世她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這兩個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的,若不是當初喻闌珊覺得李千昂還有用處,她可不會那么好心讓沈晏然手下留情饒過李千昂。

    不過那日,沈晏然雖然是聽喻闌珊的放過了李千昂,但是卻也沒有讓他好過,而是喂了他兩粒藥,一粒自然是毒藥,每本個月給他一次解藥,至于另一粒……

    正是因為有毒藥鉗制著李千昂,沈晏然這才能對沈昊繁交給李千昂的事情了如指掌。

    昨夜喻闌珊才剛睡下,沈晏然就到了,沈晏然到威武侯府,自然不是單純來看看喻闌珊的,而是因為傍晚的時候李千昂總算是找到了沈晏然,同沈晏然說了今日之事。

    沈晏然得了消息,自然是趕忙告訴了喻闌珊,兩人商量了許久,喻闌珊便說出了自己的計劃,將喻闌慧推出去,并且讓喻老太太來做什么出手的人。

    最終的結果,自然是不出喻闌珊和沈晏然的意料之外的,喻闌珊終于是將這個愿意做姨娘也要嫁給李千昂的堂妹,再次推給了李千昂這個渣男。

    鐘太妃的壽宴,便在這些是是非非中過去了,等到喻闌珊等人回到侯府沒多久,兩道賜婚的圣旨就到了府里,一道是喻闌珊的,另一道自然是喻闌慧的。

    曹氏想要攀附上二皇子的夢,被沈瀚澤的一道圣旨給毀了,對這個新科榜眼的女婿,是怎么都看不順眼,況且李千昂還是被曹氏收買過,想要毀了喻闌珊的人,曹氏看著他怎么會舒服,但是圣旨已下,她就是再不愿意,也不敢抗旨的。

    威武侯府里,對于喻闌慧嫁給新科榜眼并沒有起什么波瀾,但是喻闌珊嫁給睿親王嫡次子的消息可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有人羨慕喻闌珊嫁到了睿親王府,那潑天的富貴可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有人聽說到沈晏然的名聲的,有暗自替喻闌珊惋惜的,也有幸災樂禍的。

    喻闌珊倒是安了心,將自己關在臨湘院里繡嫁衣,除了到喻老太太的院子里請安,別的地方都不去。

    喻闌珊的婚事被定在了兩個月后,按說時間是很趕的,但是睿親王府那邊,因著沈晏然已經快二十了還沒有成親,已經很著急了,再加上喻闌珊嫁了之后,后面還有喻闌慧和喻闌雙兩個,所以時間也就匆匆訂了下來。

    至于喻闌珊的嫁妝什么的,除了韓氏的嫁妝沒還有喻老太太的嫁妝和宮中出的,一百二十抬怕是都要裝的滿滿的。

    韓氏留下的嫁妝一分兩半,一份留給喻清逸娶妻,一份給了喻闌珊。

    原本喻闌珊只想挑幾樣韓氏的東西留著當個念想,剩下的全都留給喻清逸的,但是喻清逸說什么都不肯,喻闌珊只就只好留下了,等日后喻清逸的孩子娶親或者嫁人的,她這個做姑姑的再拿出來也是不遲。

    如今圣旨已下,喻闌珊不想那么早嫁都不行了,但是府里還有兩樁事情沒了解,讓喻闌珊還是放不下心。

    三房的事情喻闌珊不想操心,所以這次鐘太妃的壽宴沒有看到已經快八個月,快要生產了的喻闌雪,喻闌珊根本不想多想,上一次在宮里,喻闌雪不管因為什么同賈太后和二皇子算計過她一次之后,喻闌珊便再不想理會她的事情了。

    喻闌雪暗地里投靠賈太后,怕是馮皇后第一個不會放過她,喻闌珊不會找她報仇,但是不代表她還會幫喻闌雪。

    喻闌珊心里擔憂的一件是小韓氏的事,另一件則是玉姨娘肚子里的孩子的事。

    小韓氏這一世雖然沒能坐上喻安平正妻的位置,但是她的心計卻是比上一世還要多,玉姨娘的孩子,小韓氏又怎么會讓玉姨娘輕易生下來呢。

    等到喻闌珊一走,她們長房就真的沒有了女主子,喻老太太的年紀大了,不會那么精心的看顧一個姨娘的,但是對喻闌珊來說,她是不希望看到玉姨娘敗在小韓氏的手里的,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前些日子,因著喻安平并不在府里,所以小韓氏也算是獨守空房,自小韓氏被抬進府來,也有大半年了,小韓氏的肚子仍舊沒有動靜,看著玉姨娘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也是急的不行。

    玉姨娘的月份也有七個月了,只比喻闌雪晚了小半個月,這些日子旁人都不怎么到臨湘院來,倒是挺著個大肚子的玉姨娘,來的比較勤。

    玉姨娘不為別的,她也知道她在喻安平的心里沒有什么位置,喻安平又常常不回府,便是回府也大多都是在外書房里過夜。

    原本這院子里只有玉姨娘和武姨娘兩個姨娘,兩人之間沒有沖突,也算是相處的平安無事,但是小韓氏進門的那日,玉姨娘受了旁人的攛掇,奪了小韓氏的風頭,又壞了孩子,讓武姨娘也暗恨上了她。

    玉姨娘自然知道在這綴香院里,她已經成了眾矢之的,但是之前有喻闌珊在,旁人還不敢將她怎樣,可過不了多久喻闌珊就要嫁人了,她自然是著急的。

    “小姐,玉姨娘來了。”暮秋將喻闌珊要的繡線取了來,對喻闌珊道。

    “嗯,讓她進來吧,外面天氣也熱了,別讓她熱著。”喻闌珊還在跟手中的荷包較勁,并沒有抬頭,只是淡淡的吩咐道。

    臨湘院里的丫鬟,對玉姨娘的到來,似乎也覺得習以為常了,暮秋早就被喻闌珊提成了二等丫鬟,聽了喻闌珊的話,便吩咐下去讓人拿水果上茶點。

    玉姨娘才一進來,就被賞了坐,玉姨娘是丫鬟出身,對繡這些東西還算是比較拿手,玉姨娘看喻闌珊正在繡荷包,卻一副怎么都不滿意的樣子,便討好的湊上前去,看了看道:“小姐這是在繡海棠,是想給睿王妃的荷包吧,不如在一邊添上只蝴蝶,寓意富貴連壽滿堂不斷。”

    喻闌珊聽了玉姨娘的話就笑了,道:“玉姨娘說的果然是好,那就添上蝴蝶,玉姨娘幫我看看,填在哪比較好。”

    玉姨娘在荷包上指了一處,道:“就這里便好。”

    喻闌珊見了也很滿意,比量了一下,這才將東西放在了一旁,對玉姨娘道:“玉姨娘如今的肚子越來越大了,雖然走動一些對胎兒是好的,但是過來這一路上,萬一有個什么磕磕碰碰,怕是也不穩妥。”

    玉姨娘聽了喻闌珊的話,愣了一下,而后才猶猶豫豫的道:“小姐說的是,可是在院子里我總覺著不踏實。”

    喻闌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那在臨湘院就踏實了?我之前就同你說過,我護不了你一輩子,你和你的孩子,都要靠你自己。”

    玉姨娘聽了喻闌珊的話,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看的喻闌珊甚是無力。

    “玉姨娘,我再同你說最后一次,你別幻想著祖母會因為你肚子里的孩子,就高看你一眼,若是原先說不定還有可能,現在……”喻闌珊沒有把話說完,但是玉姨娘卻明白了這話的意思。

    原先因著府里不安全,喻清逸的毒雖然解了,身子好了,但是卻誰也不知道,喻老太太擔心喻清逸會有個三長兩短,自然希望長房能多幾個孩子,便是庶出的也是好的,過到韓氏的名下,還是能充當嫡子,但是如今喻清逸的身子大好了,喻老太太自然不會將庶出的孩子看在眼里了。

    玉姨娘想到這兒,頓時面如死灰,搖搖欲墜的差點摔倒,好在暮秋扶了玉姨娘一把。

    喻闌珊見了,便道:“玉姨娘還是回去想想我的話吧,等你將自己的位置想清楚了,再來同我說說看。”

    玉姨娘知道喻闌珊有些不耐煩了,便只好道:“是,四小姐,奴婢告退。”

    玉姨娘離開后,喻闌珊便對覓云道:“覓云,你去綴香院打聽打聽,看看最近誰去了玉姨娘那里。”

    覓云聽了喻闌珊的話,趕忙應了,將手上忙乎的東西交給惜夏,便匆匆出去了。

    這幾天玉姨娘雖然常到喻闌珊這里來,但是今日明顯是神色不對勁,喻闌珊將她轟回去,倒算是為了她好,不然若是玉姨娘一時錯了主意,做出什么事情來,她是不會對玉姨娘手下留情的。

    “小姐,奴婢看玉姨娘的神色不對,您既然關心,為何不直接問上一問?”暮秋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心里的疑問問了出來。

    喻闌珊聽了暮秋的話,說道:“她若想說,自己變回說出來,若是我逼問她,說出來 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與其浪費那時間,不如我自己去查來的快。”

    暮秋當初是同錦春,惜夏和憐冬一塊選進府里來的,那件事過后,硨磲便被放了出去,似乎是嫁了個鰥夫,覓云頂了硨磲的位置后,二等丫鬟的位子就空了一個,喻闌珊之所以將暮秋提了上來,正是因為暮秋聰慧機敏,很有琉璃的穩妥樣,脾性也不是那么柔弱的,正是喻闌珊想要的那種,喻闌珊也有想栽培她的意思。

    畢竟喻闌珊出嫁后,到了睿親王府身邊沒有自己的人,自己帶去的陪嫁就很重要了,她的四個大丫鬟是齊全了的自然不用多說,八個二等丫鬟還差四個,她想慢慢的挑,剩下三等丫鬟隨時可以補上,反正是不進她房里的,就算不那么能信任也無所謂,隨時可以換掉。

    暮秋聽了喻闌珊的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剛要說什么,就見憐冬走了進來,說是二門有人來報,說是韓府的韓老太太派了人來,過來探望喻闌珊。

    韓老太太怎么想起來派人過來了,還真是新鮮事,原先韓氏沒了之后,韓老太太都沒說派人來看過喻闌珊,這會兒是為了什么。

    喻闌珊心里想著,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平平靜靜的道:“去將人帶到前面的小花廳,我這就過去。”

    憐冬趕忙應下來,便出去帶人到小花廳去。

    暮秋伺候著喻闌珊換了身衣裳,這才去了前邊。

    喻闌珊才一走進花廳,就見韓老太太跟前的周嬤嬤帶著一個喻闌珊沒見過的小丫鬟等在花廳里。

    周嬤嬤看道喻闌珊,趕忙行了禮道:“表小姐安好,奴婢是奉了命老太太的命,特意過來探望表小姐的。”

    喻闌珊慢慢踱步走了進去,坐到了首位,這才張口道:“周嬤嬤不必多禮了。”

    周嬤嬤聽了喻闌珊的話,暗地里犯了個白眼,禮都行完了,才叫她不必多禮。

    原本周嬤嬤走今日這趟,還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這會兒見了喻闌珊這般的態度,暗自冷笑了一聲,將身邊的小丫鬟扯了過來,對那小丫鬟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給表小姐行禮。”

    那小丫鬟倒是并沒有懼色,走到喻闌珊的跟前,大大方方的行了禮,道:“奴婢給小姐請安。”

    喻闌珊原本剛才并沒有正眼打量著丫鬟,這會兒聽了她的話,這才抬起頭來,見那丫鬟的手里提著一個包袱,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

    給小姐請安,而不是給表小姐請安,這話里的意思,只要不是個傻的,就明白的很。

    喻闌珊打量了那丫鬟一眼,見那丫鬟的顏色算得上中上等了,腰細寬臀的,一副嬌滴滴的樣子,這哪里是來做丫鬟的,是來做什么的,自然不用多說了。

    周嬤嬤見喻闌珊看著那丫鬟,卻不開口,便道:“這丫鬟是老太太千挑萬選出來的,一直養在府里,若是旁人成器,老太太定然不會當當做陪嫁的,也就是表小姐老太太才舍得。”

    喻闌珊聽了這話便笑了笑,道:“哦,原來竟是這樣。你叫什么名字?”

    喻闌珊前一句話是對周嬤嬤說的,后一句卻是問向那丫鬟的。

    那丫鬟聽了回道:“奴婢叫鸞兒,是老太太賜的名。”

    “鸞兒,果然是好名字。”喻闌珊笑道。

    喻闌珊一聽這名字就笑了,鸞兒,鸞鳳祥和,鸞兒這名字取的可真是好呢。

    周嬤嬤見喻闌珊只是小,卻不表態,還以為喻闌珊不想留下鸞兒,這可是韓老太太交給她的任務,若是完不成,那回去她豈會得的了好。

    周嬤嬤趕忙道:“老奴還有事,就不多留了,鸞兒就交給表小姐了。”

    喻闌珊見周嬤嬤的模樣,也沒有說什么,點了點頭,道:“周嬤嬤慢走,闌珊就不送了。”

    周嬤嬤見喻闌珊不是說讓她將人一道帶走,趕忙匆匆應了一句嗎,便離開了。

    周嬤嬤前腳一走,后腳暮秋的臉色就變了又變,不過卻是一直忍著,并沒有說什么,喻闌珊見了笑了笑,對覓云道:“去給鸞兒安排個屋子,至于做什么,你看著安排就是了。”

    覓云的臉色也不大好看,但是卻仍舊笑道:“小姐放心,奴婢曉得。”

    喻闌珊點了點頭,等到覓云帶著鸞兒下去了,這才看向暮秋。

    暮秋撅著嘴,不滿的道:“小姐……”

    喻闌珊徑自起了身,拍了拍暮秋的肩膀,道:“同我去祖母那里,老太太送了丫鬟過來,沒道理不讓祖母知曉的,我們走。”

    暮秋聽了喻闌珊的話,似乎反應過來的什么,趕忙應道:“是,小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真钱在线手机棋牌 26女炒股亏光所有积蓄 广西快三开奖直播 管家婆精选二四六码 湖北11选5走势图号码查询 新手炒股怎样买股票 内蒙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一分11选5技巧 百度贴吧东方财富 浙江20选5预测号码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北京pk拾赛车官网下载 个人理财产品投资期限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