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97 較量一番探底細

197 較量一番探底細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197 較量一番探底細

    197 較量一番探底細

    就在喻闌珊和沈環純暗中對峙的時候,沈晏然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插嘴對喻闌珊道:“母妃交給你的東西可要收好了,回頭自己收著,別讓丫鬟們隨便處置了。ai愨鵡琻”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這話一怔,沒有反應過來沈晏然指的是什么東西。

    沈晏然看到喻闌珊的模樣就知道,喻闌珊定是認為睿王妃給的那套頭面貴重的很,將在睿王妃的院子里,睿王妃特意讓廖嬤嬤給她的東西忘了。

    眾人聽了沈晏然這話的,都納悶的看著他和喻闌珊,不過還沒等沈晏然說出來是什么,就聽睿王妃不急不緩的道:“不過是枚戒指罷了,也就上面那紅寶石看上去大了些,哪用得著這么要緊,你這孩子什么時候對這玩意上心了。”

    沈晏然聽了睿王妃的話,也不說什么,只是笑了笑。

    喻闌珊聽了睿王妃這話,這才想起適才睿王妃給她的那枚戒指,笑著道:“母妃賞的東西,闌珊自然要小心收著的,夫君說的沒錯的,況且闌珊也喜歡得緊,便戴上了。”

    喻闌珊說完便將手上戴著的那枚戒指露了出來,鴿子蛋大小的紅寶石,在屋里簡直要亮瞎了人眼。

    喻闌珊這戒指一亮出來,除了睿王妃和沈晏然,屋里在坐的每個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程氏更是指著喻闌珊的手驚詫的道:“這,這,這,怎么就給了你……”

    喻闌珊見到這情形,頓時明白這戒指怕是沒有那么簡單,不過沈晏然也是真不地道,竟然連說都不同她說一句,就將她給推出來了。

    喻闌珊假裝不經意的瞥了沈晏然一眼,見他沖自己訕笑了一下也就在心里暗罵了他兩句,心想回頭在同他算賬,反正這東西給她了,就是今日沈晏然不提出來,哪日也會有別人見了說出來的,來晚不如來早,早晚都要對上的,也不差這么幾天的功夫。

    喻闌珊聽了程氏的話,見她自己往刀尖上撞,也只得再次拿她開刀,沉著臉道:“大嫂這話是什么意思,這是母妃賞給我的,難不成大嫂在質疑母妃的決定?”

    “母妃,兒媳沒有這個意思,兒媳只是,只是……”程氏磕磕巴巴了半晌都沒有說出個一二三來。

    別看程氏嫁的是沈晏宏,但是睿親王府里真正的女主子那是睿王妃,鮑側妃的身后就算是有賈太后,那也是個側妃,程氏還是要叫睿王妃為母妃的,至于她私下里是怎么稱呼睿王妃和鮑側妃的,那就不是旁人聽的到的了。

    “哦,只是,只是什么?”睿王妃原本平靜的臉色突然一變,頓時一股威嚴之氣就油然而生,對程氏道:“我的東西,我想給誰就給誰,闌珊是我的兒媳婦,我給了她也不是給了外姓人,也值得你這般大呼小叫的,真是沒了規矩,回去將家規抄寫五十遍,明日給我送來。”

    程氏聽了睿王妃的話,起身行了一禮,悶悶的回道:“是,母妃。”

    睿王妃這話,自然不是單純說給程氏聽的了,不過是睿王妃將這話明著告訴在場的人而已。

    鮑側妃聽了睿王妃的話,臉色難看的很,不過卻隱忍著沒有開口反駁,可是她不說話,不代表就默認了睿王妃的行為。

    要說鮑側妃能在被睿王府里的人都排斥中走到今日,別管是不是睿王妃自愿放權的,她能獨攬府里的中饋到現在,自然不是個簡單的主。

    這會看著自己的親兒媳被人訓斥了,她的臉色竟然也變都不變一下,而是笑著道:“姐姐說的是,如今晏然娶了媳婦,人也規矩多了,日后定不會往那些不正經的地方跑,我看闌珊更是個好的,不像程兒這般笨手笨腳,連話都說不清的,日后有闌珊幫著我一起管理家事,再提攜提攜著程兒,我也能輕松一些了。”

    聽了鮑側妃的話,果然印證的喻闌珊的心里所想,能讓鮑側妃心有不甘的,除了睿王妃這個正妃的位子,沒有定下的世子之位,怕是只有她如今手中掌管著的中饋了。

    看來這枚戒指的含義,怕是同掌家權是相關的,但鮑側妃這話里的意思卻是多的很。

    不過鮑側妃倒是個聰明的,知道喻闌珊怕是要分了她的管家權,先把程氏也來進來分一勺羹。

    程氏是笨的,她喻闌珊是聰明的?鮑側妃這話明顯就是再給她挖坑呢,若是她應了,那日后若是出了什么問題,喻闌珊是打了自己的臉,連一點子的事都管不好,怎么接管府里的大小事宜,可若是喻闌珊說自己不行,那她首先就先怯了場,誰還能看得起她。

    不過喻闌珊最氣鮑側妃的還不是這些,而是什么叫沈晏然成了親不往那些個不正經的地方跑了,鮑側妃以為她喻闌珊是個傻子嗎,這么幾句話就能讓她同沈晏然反目成仇?還是這話根本就不是說給她聽的,而是說給別人聽的?

    喻闌珊裝作不經意的瞥了睿親王一眼,見睿親王的臉色沉了沉,嘴唇抿的緊緊的,就知道鮑側妃的話是說到了他心里去了,不管怎么說,沈晏然這些不是可是都印在了睿親王的腦子里,若是以后他不再犯還好,若是他還是這般,為了睿親王府的臉面,怕是這世子的位子也落不到沈晏然的頭上。

    想到這些,喻闌珊優雅的笑了笑,對鮑側妃道:“側母妃太抬舉闌珊了,闌珊是沒有正經的學過管家的,不過既然側母妃平日里這般勞累,闌珊若是坐視不管,那豈不是不孝,闌珊姑且就同側母妃多學幾日。”

    喻闌珊這話說的游刃有余,那可是前可進退可守的,韓氏去的早,她沒有母親交給如何管家并不算什么過錯,況且喻闌珊還用鮑側妃自己的話給她堵了回去,你不是說管家累嗎,那我幫你分擔是你要求的,我是孝順,不是奪權,任是說道哪去都只能讓鮑側妃什么不是都說不出她的。

    鮑側妃聽了喻闌珊的話,倒是沒什么表示,她可沒認為喻闌珊會在這話上出什么紕漏,反正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睿王妃都斗不過她,別說她喻闌珊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鬟片子了。

    再者說,她鮑側妃管理中饋都多久了,府里上上下下多少人是她的,就算喻闌珊有天大的本事,只要沒有能用的人,照樣行不通。

    “闌珊也太自謙了……”

    鮑側妃那說了半句話,就聽沈晏然打斷道:“父王母妃,以后有的是時間說話,還是先去祠堂要緊。”

    只有拜了祠堂上了族譜,才算是新媳婦進門的最后一步,睿親王聽了沈晏然的話點了點頭,道:“去吧,這是大事,不可耽誤了。”

    沈晏然聽了,而后又道:“等下去了祠堂回來,我要帶闌珊去二嫂那里坐坐,午飯的時候會回來。”

    睿親王聽了這話皺了皺眉,鮑側妃算是得了機會,趕忙道:“這怕是不太好吧,畢竟是寡居的人……”

    鮑側妃適才吃了沈晏然虧,這會自然是要找回來的,反正這話說出去能堵心好幾個人,她為何不說。

    聽了鮑側妃的話,喻闌珊這才想起來,沈晏然的兄長沈晏承是娶過妻的,似乎一直寡居著,喻闌珊記得梁皇妃正是梁氏的親姑姑,也正是因為這,沈晏然才會背地里同九皇子就得近。

    雖然沈晏然在新婚里提到去看梁氏并不妥,但是喻闌珊是知道沈晏然同沈晏承兩兄弟之間的感情的,沈晏然說去看梁氏是假,想去拜祭沈晏承倒是真的。

    “父王,母妃,闌珊也想去拜祭一下二哥。”喻闌珊不等睿親王的話說出口,便自己說道。

    睿親王和睿王妃聽到喻闌珊這話頓時一怔,他們還以為喻闌珊會不高興,沒想到喻闌珊倒是自己提出來要去拜祭沈晏承,新婚里都是要躲著這事的,沒想到喻闌珊倒是自己撞上去了,也不怕忌諱。

    不過喻闌珊既然自己提了,那他們自然沒理由反對了,睿親王點了點頭,道:“去吧,不用拘著,午飯回來一起用便是。”

    喻闌珊聽了這話,趕忙應了,這才看了睿王妃一眼,見睿王妃微濕的眼圈,便無聲的嘆息了一番。

    喻闌珊拜過祠堂,睿親王親自將她的名字添在族譜上,這還不算完,還要將族譜送回到宮里,再經皇上的批準寫進冊子里也才算完,經過這些,喻闌珊的身份才算是訂了。

    自打沈晏承去了之后,梁氏就提出想搬離原先的院子,睿王妃也怕她觸景傷情,便允了,不過睿親王府的地方大,那院子還是留著。

    梁氏如今住在一間不算大的小院子里,梁氏就自己一個,又沒有孩紙,這處地方雖然有些偏的了,不過梁氏喜歡這里清靜,無事禮禮佛也是好的。

    喻闌珊同沈晏然兩人并沒有帶上丫鬟,而是獨自順著小路走了過去,就在快要到梁氏的院子的時候,卻聽到有兩個丫鬟躲在一處竊竊私語。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股票交易软件 江苏快3号码预测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35期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平特四肖连精准网站 哪些彩票全国统一开奖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及金额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榜 快3预测快三专家预测软件 极速飞艇5码回血 3d试机号口诀的妙用 二锅头股票代码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027 湖北30选5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app下载 一分快3破解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