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199 新婚進宮拜長輩

199 新婚進宮拜長輩

    199新婚進宮拜長輩  原本喻闌珊和沈晏然來看梁氏,順便是打算拜祭一下沈晏承的,可是見梁氏瘋瘋癲癲的樣子,一會兒抱著枕頭說是孩子,一會兒說等沈晏承回來的,兩人生怕再刺激到梁氏,便不敢再提此事。  喻闌珊兩個一直守著梁氏,等到丫鬟們將屋里都收拾妥當了,這才一同離去。  沈晏然帶著喻闌珊一邊認路,一邊向自己的院子的方向走,兩人一直靜默無語,不知道是因為看了梁氏的狀態心里是悲是喜。  走著走著,喻闌珊突然停下了腳步,對沈晏然道:“你有沒有覺得,二嫂的病似乎不大對勁?”  沈晏然聽了喻闌珊的話,嘆息了一聲,這才說道:“你覺得哪里不對勁?”  喻闌珊想了想,道:“就是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二哥剛去了的時候,二嫂就這般了嗎?”  沈晏然皺了皺眉,道:“二哥剛去了的時候,二嫂雖然躲在屋子里不肯出來,但是神智還是清醒的,并不像現在這般,大約過了半年二嫂的神智就開始有些不清醒,最初我們都以為二嫂是因為思念二哥過度,雖然母妃和環純時常都去二嫂那里坐坐,陪二嫂說話解悶,但是二嫂的情況確實越來越糟。”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沈晏然見了,不由得嗤笑道:“你這是怎么了,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的。”  喻闌珊半晌才道:“二嫂原先生下過孩子?”  沈晏然搖了搖頭,道:“二嫂是有過身子的,若是生下來那孩子怕是也有七八歲了,那也是二哥唯一一次留下的血脈,可惜……”  喻闌珊聽到這里,焦急的問道:“那孩子沒有生下來?”  沈晏然看著喻闌珊點了點頭,道:“沒有,二嫂當時已經有八個月的身孕了,可是就再去給母妃請安的路上摔到了,那孩子已經成了形,是個男孩,可惜生出來的時候已經斷了氣,二嫂也因此再不能生了。”  喻闌珊聽了這些,只覺從背后冒了一股涼氣出來,抓著沈晏然的袖子問道:“是偶然還是人為的?”  沈晏然看到喻闌珊的模樣,握住她的手道:“二嫂說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突然就摔倒了,當時跟著在二嫂身邊的丫鬟母妃都盤查過了,沒有一個值得懷疑的。”  沈晏然說道這里,將喻闌珊的手握的更緊了一些,道:“闌珊,你放心,等你有了身子,我半步不離的跟著你,絕不會讓這樣的事再一次發生在你的身上。”  喻闌珊將另一只手也握上沈晏然的,她心里清楚,此時最擔憂的不是她,而是沈晏然,那樣的場面他怕是心里怕急了。  “你也放心,我不是二嫂,絕不會軟弱,也絕不會讓人傷了我在乎的人一絲一毫。”喻闌珊堅定不移的道。  沈晏然點了點頭,道:“有我在,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在你身后。”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笑了笑,而后道:“日后我會常去二嫂那里的,你莫要擔心,現在還是趕緊隨我回去換身衣裳去正院用飯,下午還要進宮,可千萬不能耽擱了。”  沈晏然聽了,這才同喻闌珊一道回去了,不過兩人卻沒注意到,他們的身后有一雙陰郁的眼睛在他們身上掃過。  兩人回了院子,紛紛換了衣裳,看時候差不多了,便去了正院。  因著喻闌珊并不因為梁氏是寡居的,所以便讓人將梁氏一同接了過來,一家人都聚在一起用飯。  睿親王沈翰杰坐在首位,左邊的下手是睿王妃,下面依次是沈晏然,喻闌珊和梁氏,右側的下手是鮑側妃,依次是沈晏宏,程氏和沈環純。  按規矩,原本是梁氏坐在沈晏然的上首的,但是梁氏今日不知怎么了,手里一直抱著那枕頭不肯松開,沈晏然不好照看著,只好將梁氏的位置挪到了喻闌珊的身邊,讓喻闌珊幫著照應著。  原先梁氏雖然也是這般,但是卻不像今日這般不正常,不過是安靜了些,不與人交談罷了,這也就是為何沈晏承去了這么多年,京里幾乎沒人知道睿親王府的二少夫人神經不正常,患上了瘋病,因著外人是極少能看到梁氏的,就是見了看梁氏不說話,也以為她是因為寡居不好往人堆里湊合,也算保全了梁氏的名聲。  新婚三日無大小,所以喻闌珊開始雖然想伺候著睿王妃,但是卻被睿王妃給駁回去了,鮑側妃倒是想拿捏一下喻闌珊的,不過睿王妃都不讓喻闌珊立規矩了,鮑側妃一個側母妃,又不算什么正經的婆婆,自然不好使喚喻闌珊。  不過鮑側妃心里的這口氣不出憋的難受的很,便對程氏吆來喝去,雖然程氏名義上的婆婆也是睿王妃,但是沈晏宏畢竟是鮑側妃親生的,睿王妃也不會說出個什么。  倒是沈翰杰吃著吃著,看鮑側妃一會兒這不行,那不對的頻頻皺眉,最后看著煩心的訓斥了鮑側妃一句,程氏這才得以坐下用飯。  不過,雖然指使程氏的是鮑側妃,但是事情的起因還是因為喻闌珊,程氏不敢說鮑側妃的不是,看心里卻是將喻闌珊給恨上了。  喻闌珊看到程氏對她投來的不善的目光,就知道程氏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喻闌珊不禁懷疑,鮑側妃適才那些舉動,甚至不惜讓睿親王訓斥,到底是真的想用程氏出出氣,還是故意讓程氏恨上自己,好給自己添添堵,找找麻煩。  一頓原本合家團圓的飯,就在這般充滿詭異和風起云涌中過去了,下午沈晏然要同喻闌珊一道進宮給鐘太妃請安,所以用過午飯兩人早早就回了院子。  喻闌珊為了防止沈晏然作怪,讓她下午進宮會出洋相,便將沈晏然趕去了書房,而自己則在屋里帶著丫鬟們細細的挑選進宮要穿戴的衣裳收拾,等打扮的差不多了,這才讓人去尋了沈晏然回來。  鐘太妃每日是要禮佛到申時的,喻闌珊和沈晏然兩個午時四刻便出了門進宮,因為兩人的婚事是皇上賜的,雖說鐘太妃是皇上的生母,但是還要先去給皇上叩謝,再去了賈太后那里,才能到鐘太妃的延壽宮去。  因著有特權在身,沈晏然同喻闌珊兩人所乘馬車一路行進了宮門,先是去了沈瀚澤那里,不過沈晏然并沒有見兩人,而是正在與幾個大臣商議邊境戰事,當然,那里面的大臣,自然少不了喻闌珊的父親喻安平了。  省了去沈瀚澤那里一趟兩人甚是開心,這種跪拜是個體力活,昨夜喻闌珊才承歡,身子自然是受不住的。  沈晏然給了前來通報的太監賞銀后,便同喻闌珊千不甘萬不甘的去了賈太后那里。  也不知今日是不是下了紅雨,要說賈淑妃平日里總往福壽宮里跑是正常的,但是兩人到了福壽宮的時候,竟然見過馮皇后也在,不由得覺得稀奇極了。  賈太后見沈晏然和喻闌珊到了,笑道:“今兒個人來的倒是齊全,就跟約好了似的。”  馮皇后聽了賈太后的話,也笑了笑,道:“知道今日這小兩口要進宮,便都湊到母后這里來了,也省的他們兩個在多跑一趟。”  喻闌珊聽了馮皇后的話,心里不由得納悶,馮皇后這話的意思,似乎在同她拉近關系,馮皇后一向是個無利不起早的,她這般做到底有什么用意呢。  自從上次喻闌雪暗地里投靠了賈太后,幫著賈太后去算計喻闌珊,這件事事后被馮皇后知道了,到現在喻闌雪還被馮皇后排斥在外,幾次宮中宴會什么的,馮皇后都已喻闌雪要養胎未名沒有安排露面,就是如今喻闌雪八個月的身孕,按理說可以讓趙氏進宮陪著她到生產,可是因為馮皇后的壓制,到現在都遲遲沒有音信,就是威武侯府里的人,都是很久沒見過喻闌雪的面了。  不過其實喻闌珊多的是機會可以提出去看看喻闌雪,但是她卻不想,她可不是圣人,害過她一次她怎么可能無條件的幫喻闌雪去。  估計也正是因為如此,已經嫁了沈晏然的喻闌珊,等于將整個威武侯府都劃撥到了睿親王府的勢力了,二皇子算計了喻闌珊幾次,早早同喻闌珊鬧翻了,喻闌珊連作為一家人的喻闌雪都不肯原諒,別說二皇子了。  怕是因為這個,馮皇后認為現在同喻闌珊搞好關系,還可以為五皇子將睿親王府給拉攏過來吧。  賈太后似乎也聽出了馮皇后話里的意思,雖然給二皇子拉攏喻闌珊身后的威武侯府是沒有可能了,但是賈太后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馮皇后,將喻闌珊一行人拉攏到五皇子那邊。  賈太后聽了馮皇后的話笑了笑,道:“這話說的跟哀家不講情理似的,新婚就被宣進了宮里來,好了,哀家也不久留你們了,去延壽宮坐坐小兩口就回去溫存溫存吧。”  賈太后說著,便讓人將給喻闌珊的禮物傳了上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北京赛车预测器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哪能买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公开 新疆11选5彩票控 南京股票配资公司 山东十一选五智能选号 三肖期期淮黄大仙房价实现一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全双数据 下载贵州快3 手机上怎么看股票是否权重 内蒙11选五开奖结果85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遗漏 上海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几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