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210 曹氏闌慧商大計

210 曹氏闌慧商大計

    曹氏闌慧商大計

    210 曹氏闌慧商大計

    喻闌慧聽曹氏說她有想做姨娘的心,頓時就不依了,嘟著嘴道:“憑什么她就可以嫁的那么好,我卻不能,你瞧那睿王府里破天的富貴,娘,你說嫁入睿王府的人,若是我那……”

    曹氏聽了喻闌慧的話,立即道:“那,那什么那,你竟然真的動了想要做妾的心,你個不知長進的,就愿意一輩子被她壓在下面翻不了身是不是?我怎么就生了你這么個讓人糟心的,你看看人家三房的能進宮,你卻要做妾,我這是上輩子做了什么孽呀……”

    曹氏一邊用帕子抹著那沒有淚兒的眼角,一邊拍著桌子道。言愨鵡琻

    喻闌慧也不理曹氏這話,順著桌邊慢慢坐在椅子上,一邊說道:“若是我嫁進睿親王府,憑我的身份雖然比不上喻闌珊,但也不是旁人隨便能作踐的,可若是喻闌珊不在了,那我……”

    曹氏聽了喻闌慧這話,頓時捂住了她的嘴,道:“你這丫頭懂不懂的隔墻有耳,便是你心里真這般想的,也不能這般說出來啊。”

    喻闌慧不過是今日看到喻闌珊的風光,突然心里不平衡了,不知怎么就冒出了一個這樣的想法。

    喻闌慧想到適才沈晏然那帶笑同她說話的模樣,心里就越發加深了這種想法,沈晏然對她是有意的,不然為何沖她笑。

    不過若是此時沈晏然知道他那嘲諷的笑,在喻闌慧看來卻是成了對她有意的意思,定然哭笑不得。

    喻闌慧見曹氏聽了她這話,并沒有罵她,反倒警告她隔墻有耳,便抓住曹氏的手道:“娘,我……”

    曹氏看著喻闌慧搖了搖頭,并沒有說什么。

    其實今日曹氏看到沈晏然,心里也是懂了些念頭的,尤其是看到喻闌珊過的這樣的好,喻闌慧所說的曹氏并不是沒有想到,但是之前一定要吃一些苦頭的,曹氏就怕喻闌慧忍耐不下來,倒是得不償失了。

    可是如今這話倒是喻闌慧自己先說了出來,曹氏怎么會不再動一動心思。

    要說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曹氏就是再疼喻闌慧,在她的心里也比不過喻清揚的前途重要。

    之前曹氏想將喻闌慧嫁入二皇子府,嘴上說的好聽是為了喻闌慧,但是怎么也不會比得過對喻清揚。

    不得不說曹氏想將喻闌慧推進二皇子府,這般做也是為了給喻清揚鋪路,喻清揚他嫡親的妹子若是進了二皇子,只要喻闌慧能得了二皇子的寵愛,沒事的時候枕頭風那么一吹,喻清揚自然會受二皇子的重用的。

    可是在鐘太妃的壽宴上,李千昂背叛二皇子在先,喻老太太將喻闌慧給推了出來在后,喻清揚就是再能干,喻闌慧嫁了背叛二皇子的李千昂,二皇子也會對喻清揚有所防備,這些日子喻清揚也不是看不出來。

    但是若是喻闌慧真的進了睿親王府,那可就不一樣了,二皇子如今正缺少的就是助力,一旦喻闌珊這個絆腳石沒有了,喻闌慧只要能俘獲住沈晏然的心,沈晏然在外邊有一點偏向二皇子的意思,那朝中跟風的大臣們就會以為是睿親王站到了二皇子的隊伍里,那別說睿親王府被拉到了二皇子的陣營,就是威武侯府也同樣被拉了過去。

    這個辦法固然是好的,但是唯一的問題就是,要犧牲掉一個喻闌慧。

    說是犧牲,其實也不算是,不過是前期要在喻闌珊的面前委曲求全一下,等到喻闌珊一個不小心,出了個什么“意外”,威武侯府這邊再要求讓睿親王府將喻闌慧扶正,那就水到渠成了。

    曹氏一轉念之間,腦子里就想了這般多的問題,權衡利弊之下,還是對喻闌慧問道:“闌慧,你真是這般想的?”

    喻闌慧聽了曹氏的話,倒是驚詫了一下,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

    喻闌慧好歹也是曹氏親生的,曹氏嘴里的話猶豫了在猶豫,又問道:“闌慧,你可知道這事事成,少說要一月兩月,多則說不定要一年兩年,甚至更久,你真的愿意拼一拼?”

    喻闌慧這才聽了曹氏的話,沒在猶豫,用力的點了點頭,她的眼前似乎已經看到了沈晏然深情的看著她的模樣,她已經坐上了喻闌珊的位置,是那般的容光煥發笑容滿面。

    曹氏見喻闌慧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也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乘著今日,你就這般……”

    喻闌慧聽了曹氏的話,一邊紅著臉,一邊羞赧的點了點頭。

    原本今日喻闌珊回門,一大家子的人應當要坐到一起吃個飯的,但是因著喻闌雪的事,喻安海是沒法面對喻闌珊了,喻安平便帶著一眾男子去了外院。

    喻闌珊在喻老太太的院子里用過飯,就回了她的臨湘院,由著琥珀琥珀伺候著換了身衣裳,昨夜本就折騰了半宿,沈晏然又不肯放過她,喻闌珊這會兒精神甚是不濟,渾身乏的很,便準備午睡一會兒。

    喻闌珊剛要躺下,就想起沈晏然雖然認識她的院子,但是旁人可是不知道的,便對錦春吩咐道:“爺在外面不知是不是喝了酒,你一會兒便去二門守著,也不認識路,別再走錯了院子。”

    喻闌珊想到喻闌慧適才一直發亮的眼神,和曹氏的漫不經心,心里就甚是發慌,生怕蕓香的事在她的身上上演,便開始防微杜漸,將琥珀等人直接給隔過去了直接吩咐了錦春。

    錦春聽了喻闌珊的話,趕忙道:“主子放心,奴婢這就過去等著爺。”

    錦春應了之后,給喻闌珊福了福身邊趕忙退下去了,想到沈晏然若是喝了酒,說不定她自己根本就扶不住,想了想,又叫了妙影一起兩人一同前去了。

    不過喻闌珊便是有準備,也架不住有心之人的惦記不是,那句話是怎么說來著,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誰能想到原本聲名狼藉的沈晏然,成了親之后,這會倒成了個寶。

    就在早前喻闌珊還在喻老太太的院子里用飯時,沈晏然同喻清逸喻清華等人,正在與喻安平幾人分了兩桌在喝酒吃菜。

    喻安平兄弟三人雖然之前因為喻闌雪那事弄得不大愉快,但是除了喻安方,喻安平和喻安海兩人都是常年泡在軍營的,身上多少沾染了些豪放之氣,幾碗酒一下肚,說說笑笑便將這事過去了,連帶著喻安方似乎都與平時不大一樣,沒了平時據著的文人身份,跟著多喝了幾杯。

    可是沈晏然和喻清逸,喻清華這邊的氣氛似乎就沒有那般和諧了,更別說這里還有一個喻清揚在。

    喻清逸的身子,在大伙看來是“慢慢”恢復的狀態,所以到沒有多喝酒,手里只拿著一小杯抿著,可是喻清逸跟前的酒壺卻早已經空了,里面的酒去了哪?

    自然是進了沈晏然的肚子里。

    喻清華并不知道沈晏然受傷一事,想到昨夜他看到的那場面,心里也是氣不打一處來,看著喻清逸有意灌醉沈晏然,不但不幫著擋酒,還跟著不時的摻合著敬酒,喻清揚雖然不知道喻清逸這是怎么了,但是在一旁看戲也是好的。

    沈晏然是新姑爺,這些大舅子二舅子們敬酒,他哪里敢不喝,就是身上有傷也都乖乖的喝了,就是他酒量再好也有些暈暈乎乎的。

    “我看晏然怕是喝的有些過頭了,我帶他到去醒醒酒,不然一身酒氣的回去,闌珊怎么受得了。”

    飯菜倒是沒吃什么,酒倒是喝的差不多了,喻清逸突然開口道。

    喻清華早就看出喻清逸是有話要問沈晏然的,聽了喻清逸這話,并沒有反駁,倒是喻清華也是如今才知道,喻清逸竟然是個如此腹黑的,也不知道平日里是喻清逸太會裝了,還是怎的。

    喻清逸那話說完,還沒等喻清華說些什么,就聽喻清逸又道:“大哥似乎沒怎么吃東西,不如再坐一會兒,我這身子骨不行,還要勞煩二哥隨我一道將晏然扶到我院子里去。”

    喻清華聽了喻清逸這話,頓時一怔,不知道喻清逸怎么連他一道給捎帶上了,不過喻清逸這話說的還由不得他拒絕。

    “三弟這話說的也太見外了,一家人怎么說兩家話,我陪你走一趟便是。”喻清華一邊說著,心里一邊覺著似乎有些不對經,特別是他對上喻清逸的眼神的時候。

    喻清逸聽了喻清華的話一笑,點了點頭,兩人帶著醉了的沈晏然一道去了喻清逸的院子。

    等到了喻清逸的屋里,喻清逸不等喻清華將沈晏然放下,便開口道:“聽說昨夜博遠過來了,那么晚了可是出了什么大事,我同博遠還算有些交情,若是博遠有事求道二哥的頭上,二哥為難的話,小弟能幫的自然要幫上一幫。”

    喻清華一聽喻清逸這話頓時一愣,等了好半晌才明白過來,原來喻清逸灌醉沈晏然是假,將他一道引過來要詢問他昨夜的事才是真,喻清逸著計策還算是高的不得了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福利彩票不能网上买了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19期开奖结果 北京pk10官网 陕西11选5在线计划网页版 福利彩票怎么看几等奖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七乐彩30选7走势图 北京11选5中奖规则 三分pk拾计划_人工版 广西十一选 官方彩票平台app下载 重庆快乐10分官网 彩票网上投注 快速七星彩技巧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