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219 山人自有妙計出

219 山人自有妙計出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219 山人自有妙計出

    219 山人自有妙計出

    “恐怕什么?”

    沈晏然聽了百里煜的話,一時沒能控制好情緒,大步上前抓住了百里煜的衣裳問道:“恐怕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百里煜見到沈晏然如此,呵斥道:“你的理智呢,怎么一點子的事,你就成了這副樣子,你還怎么能保護的了闌珊妹妹?”

    沈晏然被百里煜這一訓斥,這才回過頭來去看喻闌珊,喻闌珊聽了百里煜的話,就默默無聲的靠在床柱上。舒愨鵡琻

    上一世就是這樣,喻闌珊還沒等嫁到李千昂的府上就一病不起了,這一世嫁到睿親王府才三天,又要重復上一世的悲劇了嗎?

    沈晏然看到喻闌珊這般神情,頓時心里就是一疼,若是百里煜沒有發現喻闌珊的病狀,那日后會是什么樣的?

    沈晏然想到喻闌珊會一點一點,在他不知不覺的情形下病弱下去,心里就如刀割一般的疼。

    下毒的人真是歹毒萬分,這毒讓喻闌珊三年五載之內不會一下子臥床不起,可是三年五內的他們定是會有孩子的,一旦喻闌珊生產,定然會因為這毒藥血崩而死,到時沈晏然一心都撲在了喻闌珊的身上,若是孩子命大能夠活下來,因為沈晏然的悲痛萬分而疏忽,只怕也不會能活下去。

    沈晏然想到這些怒氣就上涌,沈晏承就是那般纏綿病榻去的,如今還要讓他最在乎的人再次離他而去嗎?

    沈晏然的心里一陣悲涼,像是看到喻闌珊離他而去了一樣,甚至忘記了百里煜還在屋里,上前就將喻闌珊摟在了懷里,道:“闌珊,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出事的,我不能讓你出事。”

    喻闌珊被沈晏然摟在懷里,這才從前一世的回憶中清醒了過來,沈晏然是背對著百里煜的,但是喻闌珊卻是能看的到百里煜的,趕忙想將沈晏然推開。

    但是喻闌珊看到百里煜看她的目光,便改變了想法,與其讓百里煜還抱著什么幻想,不如就此斷了他的念想。

    喻闌珊輕拍了沈晏然的后背幾下,道:“我在的,放心,我會好起來的,不會有事的,我不會離開你,永遠不會離開你……”

    百里煜聽了喻闌珊這話,腳步頓時不穩,向后退了一步,而后道:“我去翻下醫術,給闌珊妹妹配置解藥……”

    百里煜說完,不等沈晏然和喻闌珊反應,便腳步凌亂的走了出去。

    喻闌珊看到百里煜這般,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她愛的是沈晏然,所以傷的只能是百里煜。

    喻闌珊又安慰了沈晏然幾句,沈晏然這才慢慢平穩了情緒。

    喻闌珊知道,沈晏然這般失控,不但是因為她的關系,還是因為他想到了已經去了的沈晏承,還有梁氏的那個已經成型卻沒能生下來的孩子。

    “我知道你心里的擔心,不過煜哥哥不是說我中毒很輕嗎,只要找到了來源加以杜絕,再加上有煜哥哥在,我相信很快就能解毒的。”喻闌珊對沈晏然道。

    沈晏然聽了,這才將心放了一些下來,他應該相信喻闌珊的,當初喻清逸的事情她都能解決的了,如今喻闌珊不過是沒來的及關注他們院子里的事,這才著了道,等到喻闌珊回去仔細排查,定然能將那有毒的東西找出來的。

    轉天一早,沈晏然就帶著喻闌珊回了睿親王府,兩人前腳才回去,后腳威武侯府就來人了,說是邀請姑奶奶回去。

    “是誰要我回去的?是祖母還是三嬸嬸?”喻闌珊問道。

    威武侯府的來人正是府里的管事嬤嬤,在威武侯府也算的上是有些臉面的。

    那嬤嬤聽了喻闌珊的話,道:“回姑奶奶的話,是三太太求到了老太太那里,老太太這才遣了老奴過來。”

    因為喻闌珊是才進門的,沈晏然原本聽到是威武侯府來人,是喻老太太或者喻安平派來的,這會兒一聽是趙氏,頓時就不樂意了。

    “回去告訴你們三太太,有什么事情宮里自會告知下去,你們姑奶奶還病著,這會兒過來叫人回去,難不成還要人病著回去!”沈晏然一臉不悅的道。

    那管事嬤嬤見沈晏然變了臉,再看喻闌珊的臉色果然不好,趕忙道:“姑爺說的是,說的是,奴婢這就回去,姑奶奶的身子重要,定要好好養著才是。”

    沈晏然既然都這般說了,喻闌珊自然不好再說什么,不然就是駁了沈晏然的面子,便道:“嬤嬤回去便是,等明日我身子舒坦了,自然回回去見過祖母的。”

    那管事嬤嬤聽了喻闌珊的話,趕忙應了,反正喻闌珊是答應回去了,是早是晚的,同她這個做奴婢的就沒有什么關系了,便給喻闌珊行了禮,讓人帶著離開了。

    喻闌珊見那管事嬤嬤離開后,就嘆了一口氣,別說現在她是真的身子不舒坦,就是她沒事,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回去同喻老太太和趙氏說這一回事。

    到了這會兒,喻闌珊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趕忙對沈晏然問道:“孩子呢?三姐姐的孩子呢?”

    沈晏然見喻闌珊問起這個,看著喻闌珊并沒有馬上回答。

    喻闌珊看到沈晏然這般,心頓時向下一沉,道:“孩子,孩子是不是出事了?”

    沈晏然見喻闌珊誤會了,趕忙道:“不是,孩子沒事,不過孩子沒有留在鐘粹宮,而是被太后帶走了,不過聽說是賈淑妃在賈太后的永壽宮照看著。”

    “什么?被太后帶走了?賈淑妃再照看!”喻闌珊頓時驚詫了,而后又道:“怎么會這樣,便是孩子真要讓旁人帶,不也該是皇后娘娘,怎么會被帶去永壽宮,還是賈淑妃照看著?”

    “太后娘娘借口皇后要操持喻嬪的身后事,沒有功夫照看小公主,便提出要照看著,這借口找的這般好,馮皇后自然不能反駁,就是皇上在了,恐怕還是會這般的。”沈晏然握著喻闌珊的手,解釋道。

    “可是,可是三姐姐去的時候……”喻闌珊的話說了一半,就被沈晏然給打斷了。

    就在這時,琥珀在外面敲了敲門,道:“少夫人,奴婢有事要稟。”

    喻闌珊這才意識到這會兒并不是說話的時候,整了整精神,道:“進來回話。”

    琥珀聽了喻闌珊的話,這才走了進來,有些不知所措的道:“少夫人,那個吟香暈過去了。”

    喻闌珊聽了琥珀的話,頓時蹙了蹙眉,道:“怎么回事,我不是讓你好好看著她的嗎,不過是關起來幾天,怎么就暈了?”

    琥珀趕忙解釋道:“奴婢并沒有怎么樣她呀,是她自己不肯吃東西,這才暈了過去。”

    喻闌珊見琥珀這般委屈的模樣,頓時呵斥道:“糊涂,我將吟香交給你,你便這般做事的?我是怎么交代你的,我不過一日不在你就出了這些亂子,真是,真是……”

    喻闌珊說道這里,停住了口,道:“你下去,將覓云給我找來。”

    琥珀聽了喻闌珊的話,低著頭咬著下唇,委委屈屈的道:“是,奴婢知道了。”

    琥珀說完,轉身就離開了,動作迅速的很。

    喻闌珊看到琥珀這般,眼睛瞇了瞇,并沒有多言。

    沈晏然看到喻闌珊的表情,道:“可是對她有所懷疑?若是這樣,我便叫影衛觀察她些日子。”

    喻闌珊嘆了一口氣,道:“沒有,我不過是想起琉璃了,這都兩日過去了,她還是沒消息,我怕,我怕……”

    沈晏然聽了喻闌珊的話,道:“琉璃不會有事的,鶴占會找到她的。”

    沈晏然收到這兒,頓了頓,道:“旁人的事先都放到一邊去,你的身子最要緊,先下你手下無人,不如先搬去春暖閣住些日子,雖然書房下面連著地道,但是臥房還是單獨一處的,那里總歸不會有人能害了你去,我也放心一些。”

    喻闌珊聽了沈晏然的話搖了搖頭,道:“不行,我不能離開,這院子是母妃親自選的,我才進門就這般,先不說鮑側妃會以此為借口,挑撥我同母妃間的關系,說不定還會引人懷疑的。”

    喻闌珊說到這里頓了頓,又道:“你想,若是我好端端的搬離了這里,定然會引起下毒的人的疑心,況且,我不能在春暖閣住一輩子,遲早是要回來的,我現在走了沒關系,但是等我回來的時候,指不定事情發展的更加糟糕,倒是就是我能梳理院子里的事情了,恐怕都力不從心了。”

    沈晏然聽了喻闌珊的話,覺得也是很有道理的,只得點了點頭,道:“我不過是擔心你的身子,若是找不到那毒藥,你的身子熬壞了那可怎么是好。”

    喻闌珊知道沈晏然的擔心,卻道:“煜哥哥不是說,這毒藥的份量少的很嗎,三年五年都不會有事的,用不了這么久我就能將我們的院子打理好,我自然不會讓自己的身子垮掉的。況且,我還有一個妙計呢。”

    沈晏然聽喻闌珊這般說,頓時挑了挑眉毛,道:“哦,是什么妙計,說出來讓我也聽聽。”

    喻闌珊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計,不可說,不可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排三和值尾走势综合版 排列五专业版(新带连线)走势图 广东11选5推荐任一 中国人寿股票分析报告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国际股票融资程序 泳坛夺金中奖规则 分分彩最聪明的玩法 浙江20选5开奖视频 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快乐赛车有什么公式吗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河北快3开奖结果图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江西快三平台谁有 像pc蛋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