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重生,偽善嫡女大作戰 > 227修文,誤訂

227修文,誤訂

    修文重復章貼回來改

    225

    沈晏然一個沒注意,就見柳月晴撲倒了他的懷里,沈晏然推了幾下,都沒有將柳月晴推開。

    沈晏然想到柳月晴的身上還有傷,無奈的嘆了口氣,由著柳月晴摟著自己的腰,道:“你自己放開,我不想再傷到你。”

    柳月晴聽了沈晏然的話,卻將手箍的更緊了一些,道:“然,你答應過我的,若是以后二皇子不能在保護我了,你會娶我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如今娶了威武侯的女兒,我也從沒奢望過能嫁給你做你的正妻,我只求你如今能兌現誓言,只要將我留在你身邊就好,我求你,求你……”

    沈晏然昂著頭,并不看柳月晴,自己伸手將柳月晴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開,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先說清楚再說。”

    柳月晴見沈晏然并沒有一口否決她的話,便以為沈晏然的心軟了,便道:“二皇子他,他,他強了我,我,我再不是清白之身了,然,你會不會嫌棄我,你若是也嫌棄我,那我只有一死了之了……”

    柳月晴說著,便用被子捂住了臉,抽泣了起來。

    沈晏然聽了柳月晴這話,頓時驚詫了一下,道:“什么?你說你進二皇子府這么久,二皇子從來沒有碰過你?”

    柳月晴聽了沈晏然的話,將錦被拿下來一些,卻仍將自己裹在被子里,道:“是,二皇子說他不會逼我的,可是,可是就在那日我從這里回去,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將我,將我……”

    柳月晴說著,拼命的搖著頭,道:“我受了內傷,我沒力氣反抗,我怎么說都沒用,我甚至拿了匕首傷了他,可是他就跟瘋了一樣,根本不管我說什么,扯掉了我的衣服……我……我……”

    柳月晴說著,說著,便情緒失控的抓著自己的頭發,道:“我好臟,我不干凈了,你不會要我了,你不會要我了是不是,是不是,讓我死了算了,讓我死了算了……”

    沈晏然的眼睛瞇了瞇,又是嘆了一口氣,竟然上前一步,將柳月晴摟在了懷里,道:“沒事了,沒事了,我在這里,隨我回府好不好,隨我回府。”

    柳月晴聽了沈晏然的話,立刻就停止了自虐的動作,抬起頭不敢相信的看著沈晏然道:“真的?你,你說的可是真的?”

    沈晏然將柳月晴的頭發捋了捋,道:“是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我帶你回府。”

    柳月晴抓著沈晏然的袖子道:“你不嫌我臟嗎,我不干凈了,我被他,被他……”

    沈晏然制止了柳月晴再說下去,搖了搖頭,道:“我沒嫌棄你,那日若不是我傷了你,恐怕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你還幫我救出了琉璃,我怎么會不管你,一會兒我就帶你回府,你安安心心的住在府上,趕快養傷知道嗎。”

    柳月晴聽了沈晏然這話,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好,我都聽你的然,你說什么我都聽你的,都聽。”

    沈晏然撫了撫柳月晴的頭發,道:“先休息一會兒,我出去處理點事情,然后就回府。”

    柳月晴沖著沈晏然點了點頭,沈晏然見了,這才起身,從柳月晴所在的屋里走了出來。

    沈晏然從柳月晴的屋里出來后,就去了對面那間,適才張鶴占帶著琉璃和那大夫所在的屋里。

    沈晏然才走到門口就聽到那大夫說:“這位姑娘的傷,雖然看起來嚴重了一些,不過卻沒有傷到內臟,休養一段時間便可復原了,不過這些傷口,怕是要落下疤痕。”

    沈晏然還沒走進去說些什么,就聽里面張鶴占道:“大夫,那些疤痕就沒有辦法了嗎,她是姑娘家,不像大男人一般,身上帶了傷口,那日后要怎么辦,大夫,您想想辦法才是。”

    “哎,老夫也不過是看到了表面上的傷口,那些個去疤痕的藥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對她日后結了疤的傷口有沒有用處,老夫就先留個方子,這些藥自然是沒有宮里的藥好了,不過好歹能淺一些吧。”

    沈晏然聽到這里也覺得差不多了,便走了進去,對那大夫說道:“老人家,在下有一事詢問,可否請您借一步說話。”

    那大夫看到沈晏然眉清目秀風度翩翩的模樣,雖然穿著打扮像是個富家公子,但是卻沒有什么架子,便點了點頭,道:“好,公子請說。”

    沈晏然帶著那大夫走了出去,徑直上了樓上的一間屋里,兩人說了好久,這才給了那大夫厚重的診金,又叫了人將那大夫給送了回去。

    等鳳祥樓里都沒有了外人,沈晏然這才將張鶴占從琉璃所在的屋里叫了出來,道:“你去找兩件衣裳,一套男裝一套女裝,柳姑娘和琉璃能穿下的就像,在準備一輛馬車,我要回府。”

    張鶴占一聽沈晏然這話,頓時愣了一下,半晌才道:“主子是要屬下給誰準備男裝,又是給誰準備女裝?”

    沈晏然看了張鶴占一眼,道:“琉璃男裝,柳姑娘女裝,不要能看到身上的傷的,明白了嗎。”

    張鶴占聽了沈晏然這話,便想要張口說些什么,可是他張了張嘴,還是咽了下去,便道:“屬下知道了,屬下這就去。”

    “等一下。”沈晏然看到張鶴占這般,對剛轉過身要離開的張鶴占叫道。

    張鶴占聽了,問道:“主子可還有什么吩咐?”

    沈晏然嘆了一口氣,問道:“你可是覺得我這樣做,是做錯了?”

    張鶴占搖了搖頭,道:“屬下只是覺得,主子應當先同夫人說一聲的好,不然……”

    張鶴占說到這里,有接著道:“是屬下多嘴,主子做事定是有道理的,主子若沒有什么吩咐,那屬下告退了。”

    沈晏然點了一下頭,揮了揮袖子,道:“去吧,快一些便是。”

    等張鶴占退了下去,沈晏然這才自言自語的道:“這件事,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呢?”

    沈晏然說完,又是嘆了一口氣,看了柳月晴的屋子一眼,而后搖了搖頭,便轉身上了樓。

    喻闌珊在自己的院子里用過飯,就回房歇著了,喻闌珊的身子還未好起來,身體里的余毒未清,沈晏然又是同睿王妃等人說好了的,她自然不用去正廳和大伙一起用飯的。

    可是自打沈晏然派身邊的小廝春生回來,說是沈晏然不回來用飯了,又到了這個時辰都不回來,喻闌珊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總覺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暮秋,現在什么時辰了?”喻闌珊覺得心里一陣發慌,從床上坐了起來,對守著她的暮秋問道。

    暮秋聽到喻闌珊的聲音,趕忙回道:“主子,這會兒已經子時六刻了,爺不是派人來回話說不讓您等了嗎,您就先睡吧,奴婢守著您呢。”

    喻闌珊蹙了蹙眉,這都大半夜的了,沈晏然還不回來,喻闌珊生怕沈晏然出了什么事,便道:“你讓輕云去二門看看,若是爺回來了就趕忙回來報個信,我總覺心里不踏實,這么晚了別再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喻闌珊說著,就要披衣起身,想去門口瞧一瞧。

    暮秋知道喻闌珊的脾氣,她若是說要等著,自己自然是沒辦法的,只好道:“奴婢這就去,您等等便是,說不準爺這會兒已經回來了,您這會兒還病著,爺要是回來見了,可不得心疼,到時一氣之下制了奴婢的罪,奴婢可就慘了。”

    喻闌珊聽了暮秋的話,笑道:“你這張小嘴可是越發的厲害了,可見是得了你玉髓姐姐的真傳。”

    喻闌珊雖然打趣著暮秋,不過倒是真的沒在起身要出去看看。

    喻闌珊也知道,自己的身子要緊,只有身子好了,才能有力氣處理院子里的事情,這個院子一天不清理出來,喻闌珊就一天不能安心。

    再者說,明日喻闌珊還要回威武侯府去,喻闌雪的死如今宮里只是發了喪,但是具體怎么操辦,到現在還沒個定論,威武侯府那邊一定是急壞了,但是喻闌珊卻不知道回去之后該怎么同她們說。

    “哎,這才一日的功夫,怎么就成了這樣……”

    喻闌珊不自覺的嘆道。

    暮秋聽了,剛要說些什么,就聽外面妙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一邊跑,嘴里還一邊喊著:“少夫人,少夫人,大事不好了,出大事了!”

    喻闌珊聽了暮秋的話,頓時就蹙了蹙眉,還沒等喻闌珊開口,就聽暮秋對妙影訓斥道:“原先在侯府里你是怎么學的規矩,在主子面前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妙影瞥了暮秋一眼,原本想要說些什么的,但是看到喻闌珊一臉不快的樣子,就咽了回去,一臉委屈的道:“暮秋姐姐,妙影知道錯了,妙影不過是一時情急,這才失了規矩,下次定不會這般了。”

    暮秋聽了妙影這話,轉頭看向了喻闌珊,見喻闌珊的臉色緩和了一些,這才道:“好了,這次就先算了,若是再有下次,定不會這般輕易的饒了你,可記住了?”

    妙影心里雖然根本就不服氣,但是想到暮秋能這般快的就被提為了二等丫鬟,又是在喻闌珊的面前,只好忍氣吞聲的道:“妙影知道了。”

    暮秋根本沒看出妙影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便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讓你這般大呼小叫的失了體統。”

    妙影這才想起正事來,看了喻闌珊一眼,卻是欲言又止。

    喻闌珊見了,便道:“怎么,適才不是很著急的要告訴我嗎,怎么這會兒讓你說了,你倒是不說了。”

    妙影聽了喻闌珊的話,將頭微微的低了低,這才道:“少夫人,二門那邊傳話過來,說是爺回來了。”

    喻闌珊聽了妙影的話便蹙起了眉頭,喻闌珊又是不是傻的,自然知道,若是單單是沈晏然回來了,妙影定不會這般慌張,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便問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倒是快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hjspje.icu。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qb5200.com
千炮捕鱼电玩城话费 福建体育彩票11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当时 河北快三最新开奖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软件 600353股票行情 手机11选5助手免费2019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江西11选5玩法 北京11选5一定牛 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 山西11选5软件 山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深圳风采基本走势图 排列7135264的逆序数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 好运快三是骗局吗